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六十五章 刀刃上的生活

“找不到,一点气息也没有。”幻月气喘吁吁的说着

三人才刚刚汇合,已经找了一夜,却半点踪影也没发现,这枫离落究竟被何方神圣带走了?

找、继续找。”没有其他办法了

能让她恢复的机会只有一个,若是错过了时机,怕是这一辈子也无法变回正常人了,况且,他们断崖谷是不允许任务失败的,一次也不允许!

三人又继续分头寻找,即使彻夜未眠。

翌日!!!

沐浴回来的纪残月一进屋,就看到无风对着满屋子狼藉,以及床上的那个毫无知觉的女人发呆,正确的来说是震惊,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一向不近女色的纪残月居然也会做出这种禽兽的行为。

看来、是他太高估纪残月了!

“小、小月月、小月月、被、着这个女人给玷污了,真的不纯洁了。”无风声音甚至有些颤抖,或许这一幕真的有点吓到他,近似天仙的香儿他都从未碰过,这个自然就有点想不明白了。

“救她。”纪残月淡淡道

为什么在对她做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没有想到要救她呢?

无风在纪残月淡淡的表情下再一次折服,想不通这个男人在想些什么,明明自己不在乎这一条性命,也明明是自己在雪上加霜,却在淡淡的口气中明白,他不想让这个女人死,不然、他不会开口一大早叫他过来救治这个看似已经死去的女人。

无奈的替眼前这个明显没有穿衣服、只盖着一层被子的女人把脉,上一次好奇在那家客栈为她把过脉,也知道她服用了冰雪丹,所以没那么容易死。

断崖谷、那个神秘的一族,居然为了一个驱魔族就献上了至宝!

“死不了、蟑螂一只。”无风打趣道

“不过,背上的伤口过长,又流血过多,最多撑到今天晚上。”还有被某只禽兽给侵犯了,没敢说来这句。

冰雪丹也最多拖这么久的命了。

“救她。”留下简短的两个字便离去了,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一看纪残月走出自己的视线,无风开始自顾自的发牢骚,无聊道:自己把别人折磨到半死,又让我把人家救回来,我的医术怪不的进展得那么快呢。”一直以来都没找到原因的,现如今算是明白了

默视许久,无风才开口叫人,准备为她缝合伤口,以及收拾这间乱糟糟的屋子,谁都不敢问、也没人敢提。

许久!!!

“公子,姑娘的身子已经清理过了,伤口上了药已缝好了。”穿着一身碧青色的衣裙的女子如此向无风禀报着。

无风放下手中的基本上已经没有味道的凉茶,懒懒道:我要与她针灸,准备一下、另外,去药房抓药去吧。”手指了指桌上的药方。

女子做事利落,很快拿着药方离去,看来必定经过一番训练,做事有速度更有成果,看着桌上摆好的酒精、银针、还有蜡烛,无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丫头是他捡的,也是他一手*出来的,所以、他很放心!

枫离落失血过多、无风吩咐厨房炖了血灵芝给她补血,但她目前身子一不是一般的虚弱,况且,冰雪丹的药效强大,他怕两者药性相冲,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才先用银针导通经脉,使两者药性在一个平行线上,以至于身子更好地吸收药效,又不至于与冰雪丹相抗!

看着光滑的背上,纵横交错的的疤痕,无风微微的愣了愣,开始施针!

门外已有人把守,不必担心被打扰。

本以为应该会很快结束,却不想枫离落并不是只受了刀伤这么简单,好几条经脉被震断,无奈,又得一边慢条斯理的替她接上。

待无风取下最后一根银针,太阳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抬袖擦了擦额间细密的汗珠,为枫离落盖上被子,命人喂枫离落喝下血灵芝,守护在一旁观察情况,边整理了一番就离去了。

这边情况算是缓下来了,至少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而回到客栈住下的碧青风开始与凌安详谈起来——

“你那两个恩人,你打算如何安置。”碧青风一来就扔出一个他冥思已久的问题,他也想问问别人。

看着凌安沉默,碧青风一目了然,这个呆子完全没想过?

“凌安不知。”回答得很诚实、猜中了大奖

“他们是何人?”喝下一口茶,端倪着依旧如昔的凌安,他是死里逃生,还没来得及休息一波接一波,弄得碧青风怪心疼的,不过,这个不知如何报答人家恩情的傻子却又那样甘心跟着他,当初救得他也并未想到会有如今这般,他一向不知如何报答人家,让他跟着他也都是碧青风的主意。

“未经世事。”凌安这么回答

未经世事?碧青风觉得有些意思,薄唇愉悦的划开一个浅浅的笑容,道:那可不能亏待了人家,不过呢,凌安,若他们真是你说得这般,我倒觉得你带他们出来是个错误的决定,人心险恶,你觉得他们能适应?你可把你的救命恩人带到刀口边儿两人。”

凌安看着碧青风愣了许久才缓过来。

“或许错了,但是、世间总有美好的一面,待他们真心好的人。”虽然,他也未曾遇到过,但是、他一直相信着。

碧青风苦笑,道:是的、可是,他们遇到的,不是能给他们带去那种生活的人,趁他们现在生活还安静,就别打破了罢。”他生活在刀刃上,怎知与别人近一步剑锋就会伤了别人。

凌安皱了皱眉,带他们出来时不是没有想过,看着央求的两人,他也是拒绝过的,可是人家是你救命恩人,总不能摔退就跑了吧。

“罢了,石阳城那处算是碧水王朝最安乐之地吧,虽比不上墨州城富饶,但很适合向他们这种未经世事的人居住,我会派人安定好,让他们下辈子无忧。”谁叫他是他的下属呢?

凌安抱拳,微微低头道:多谢王爷。”

然后,他们又要回到正题上了,凌安问道:凌安离开多时,不知现如今邀月城如何了?”

碧青风目光看着窗外,眸子有些暗了,良久才道:打探不到任何消息,但、越是如此越是不能叫人安心,经过枫离落一役,邀约城从实际上来说并未损失到些什么,几个月时间城内恢复如初,真叫本王头疼。”

那群整天与邪魔外道打交道的人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枫离落在他离开的时候怎么了?

“凌安不明白。”完全不知道碧青风在说什么。

碧青风轻笑,道:你回来的路上应该听说过邀月城出现妖魔之说吧,那可是千真万确,枫离落可是让人大开眼界,邀月城出现了很漂亮的血雨,不过却没有伤一个人的性命,这点最无趣。”她原本的功夫也没有那般能力吧

那个女人要疯应该疯得更彻底一点,索性把那群逆贼一起杀了不是更好,他也不用现在还在这里对着邀月城发愁,还要猜测那莫名其妙的心思。

“这倒是知道一点。”在回来的路上,各色各样的传闻都听过了。

有人说枫离落是鬼魅变的,有人说枫离落是降妖除魔的活神仙,还有人说枫离落是什么煞星降世,其实、大家都没有忽视一点的就是,枫离落还是碧水王朝的第一神医。

再后来有人说是因为碧水王朝知道这一点,才下令通缉的,碧水珠也定是她偷了去!

“枫离落怕是不得安宁了。”凌安这样说。

因为形形*的传说,江湖形成各样要除掉枫离落的组织,名义上是想要除掉枫离落这个祸端,实际上还不是窥视着碧水珠,碧青风也明白,这事必定有人刻意安排了。

“那个女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碧青风深信

“从何说起?”凌安不懂,枫离落不简单么?在他看起来,枫离落比任何人都简单,简单地对人好,简单的赚着钱打着算盘珠,简单的笑着粗鲁着。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简单的让他都羡慕。

碧青风轻笑,只说:惊喜、她总是给我带来惊喜。”所以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