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四章 枫若影

“你!你是???”白羽好像没有明白她在说什么。

枫离落望了望悔恨之谷,红色的眼眸中那种怎么也抹不去的沧桑感,让人不禁被感染,只见她微微一笑说:一千年了么?已经过了一千年了么?原来我已经死去这么久的时间了,居然还能看看一千年以后的光景,呵呵,这是托你的福么?”说着抬袖打量起自己来。

“影儿。”那老者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枫离落愣了愣,回过头看着老者,面似有几分疑虑,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一种名为惊喜的神色浮现在眉梢,犹如许久未见到的老友那般怀念,枫离落皱了皱眉,道:你为何将自己弄成这般?”原本那般的俊俏,若不是身上的气息,她或许都认不出来了。

老者不禁自嘲,看了看自身,问道:不喜欢么?一边照顾风儿,一边沉睡,梳洗早已忘却了,罢了。”老者话毕一阵妖风包裹在其中,再看时,却已是身着菊袍,墨黑的青丝随意披在脑后,唇红齿白,眉间掩不住一丝贵气。

“邪柬、难为你将我这一丝残魂保存的如此完好,那剑鞘还是物归原主吧,依他现在是无法控制残阳剑的。”枫离落似乎此刻一颦一笑都十分不一样了,好像多了一丝妩媚,有些担忧的看着那抹黑色身影。

邪柬看了看手中的拐杖,缓缓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剑鞘,用力一掷,准确无误的将残阳剑收进了剑鞘,一直苦于控制的黑衣人这才握住了剑,众人见此更是纷纷往上相拥,黑衣人不知为何身形不稳,开始向下跌去,一团黑影从天而降,接住黑衣人瞬间离去了,丝毫不受结界控制。

“不是妖,却也不是人。”幻月喃喃道

“枫若影!!!”白羽的声音很明显是震惊的。

“呵,虽然只见过一面,你却还记得我呢,那时你还那么小。”枫离落的眼眸中显出几分宠溺。

“我记得你叫做白羽是吗?已经长这么大了呢,你跟他长的真是好像,别这么看着我,毕竟,我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你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呢?”是啊,她枫若影早就死去了呀,死在她最爱的男人手里啊,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了呢,她却还能回来看一眼。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呵、你居然知道我是来拜访你的?”白羽轻轻一跃落在地上

“这是悔恨之谷啊、我的悔恨之谷啊,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充满的我的悔与恨,我怎会不知?”即使魂飞魄散,邪柬却费心的留住了这一缕残魂,他这么做究竟还是于事无补,她终究会消失。

“姐姐,救我、姐姐。”一个犹如孩童一般的声音从天空中响起

枫离落转身,看着与墨绝打的不分你我的血尸,喃喃道:风儿,我的风儿还在受苦。”只见那血尸大吼一声,尸气冲天,利爪狠狠砸向墨绝,墨绝的长剑活生生的被折断。

“风儿住手。”话说间,枫离落的身影已经来到血尸面前,血尸望着眼前的身影,眼中的红光渐渐散去,蓬乱的发丝下隐藏着一张纯真的小脸,连克獠牙渐渐收起,浅浅一笑,甜甜的喊道:姐姐,你回来看风儿了吗?”听此墨绝被吓得不轻,这个血尸居然已有了人性。

细长的手抚上血尸的脸庞,温和道:姐姐这次回来是来带风儿一起走的,再也不会留下风儿一个人了。”

血尸高兴地抱住枫离落,眼睛笑的弯成了月亮,道:太好了,姐姐回带我走遍天下的是不是?你答应了我要带我出去看看的。”听此枫离落身体微微一愣,是啊,他曾经也是个普通的孩子啊,希望有朋友,喜欢吃喝玩乐,到底说他还是个孩子,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一切都不该是这样的啊。

“风儿真乖,风儿累了是不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好吗?”手指渐渐遮蔽那双纯洁的眸子,一张符印贴在了额上,枫离落将那瘦小的身躯抱在怀中,她枫若影还是舍不得,舍不得就这么让这个可爱的孩子灰飞烟灭,他毕竟也只是个受害者,他还那么小,什么都没有体验过,就被人变成了此番模样,他没错、他不该遭此报应啊。

如果她枫若影魂飞魄散是报应,她毫无怨言,可是,他不行。

“滚开,让我灭了他。”墨绝冷冷的声音警告着。

枫离落轻哼一声,冷眼轻瞥,道:哼、断崖谷?灭了风儿?笑话,当初本就是你们断崖谷的人想尽办法他变成这番摸样的么?这是报应,这也是你们欠我枫氏驱魔一族的。”语气让人毋庸置疑

墨绝不语,果然、面站着这个人不是枫离落!

“妖女、你胡说什么呢,我断崖谷怎会做出这等事,你休想诬赖。”水烟气不过去,虽然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但就是不允许有人诋毁断崖谷的名声。

身影忽然出现在地面上,将怀中的血尸交给邪柬,背对着水烟,冷冷道:区区小辈,口气狂得很啊。”眼眸直盯水烟,那种狂傲的气势让人看了不禁后退,幻月将水烟护在身后,问道:你究竟是谁?”

枫离落嘴角轻提,不屑道:千年前的人知道了又如何?反正迟早都会消失的。”没错,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快走吧,悔恨之谷将要垮塌了。”机关尽毁、法阵全破,残阳也离去,这里马上就会变成地狱,枫离落拔出除魔剑,横空一挥结界被打破,无数人争先恐后的离去,山谷开始塌陷,岩壁出现裂缝,死去的人也只能长埋此处,有幸的妖怪就逃了出去,命不好的也只能死在这里,很快、悔恨之谷便再也不存在了,悔也好、恨也好!

“神医,我们也快快撤去吧。”站在无风身后的黑衣人不禁道

无风这才回过身来,似乎想什么想得很入神,看了看枫离落一眼,道:撤吧。”还要去找纪残月,没有时间耽误。

凌安看着四周开始出现大小不等的裂缝,道:王爷,我们先出谷吧。”

“罢了。”话毕转过身看着凌安,这人明明跟他说话,却总是担心的看着枫离落,拍了拍凌安肩膀,轻叹了一声道:蟑螂可比我们要顽强多了。”他们是没得比啦。

凌安轻轻点了头,迅速与碧青风各施展轻功离去!

枫离落依旧没有离去的意思,痴痴地望着这片尽毁的悔恨之谷,邪柬不禁皱起了眉,道:影儿,你、打算如何?”还是问出了口

枫离落轻轻愣了一下,不禁苦笑,道:我?能回来看看你们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他,你多多注意他,毕竟我欠他太多,风儿的事你替我拿主意好好安置,我信你,我也该走了。”本身这个身体的意志很强

“可是、、、。”还没等邪柬说完,枫离落的身子便软了过去,红世见势立刻扶着,有礼的对邪柬说:告辞了。”说罢便背着枫离落离去了

“幻月公子,许多妖怪逃去,我方也伤亡十几人,再不撤去,恐怕要长埋于此了。”依旧是哪个领头的人向幻月禀告着,幻月思量了一番,看着还在想事情的墨绝,淡淡道:迅速撤去。”这几乎是个用不着考虑的问题

“师兄,我们走吧。”水烟拉了拉墨绝,墨绝这才回过神与众人离去,跟着轰隆的倒塌,尸体全部被掩埋,山洞也塌陷,再也无人进的来了。

邪柬抱着血尸站在洞门口,看着那个倒去的石碑,不禁有些感慨,他该何去何从?千年后的世界他该如何适应,又如同那时,一个人,终究一个人,她是如何想的呢?他从遇到她起,便跟随着她,如今她不在了,那么他呢?

“风儿,我们该去哪里?哪里才是我们的容身之地。”唯一的容身之所都随着那场腥风血雨埋去,那么,他们该如何?

他们都被这个世界所排斥啊!

“我想有个地方会收留你们的。”一个冷淡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宽大的斗篷看不见面容,金色镶边,长剑在手,不是墨绝又是谁?

他并不是好心,只是觉得如果放任着两个危险人物不管的话将是一种无法言语的麻烦,又碍于那枫若影说的话也不好灭了他们,所以这才返回来给他们支个招,反正那里多的是怪物,不差这两个。

“你?断崖谷会好心收留两个妖孽?”邪柬毫不遮掩的讽刺

“断崖谷是清净之地,自然不会让你们去,不过有个地方确实会收留像你们这种怪物。”别说他墨绝给那个找麻烦,只是觉得那个女人闲的太久了,该劳动劳动了。

“哪里?”

“邀月城。”话毕御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