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五章 投靠

当枫离落再次从昏睡中醒过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残阳剑失踪江湖上的人就如疯了一般,四处寻找,只有那个该急不急的的盟主大人还能安稳地坐着谈笑风生。

黑道不知为何安稳的半点动向也没有,话说夺取残阳剑那日,基本上没有看到黑道的影子,除了花蝴蝶身边的殷九黎,连花蝴蝶的身影也没有见到。

那日枫离落被枫若影那丝魂魄夺了意识,殷九黎怎么逃走的不知,那个盟主大人如何离去的不知,白羽上哪儿去了还是不知,这还真成了‘三不知’想到这些枫离落不由得捂住脸,想要将那些乱七八糟占脑容量的东西选择性删除,哗啦啦的水声随着枫离落沉下去的身子扑落在地上。

明明是洗澡,但是现在她更想洗脑!

她明明只是一介平民,不对、她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干什么要为这些跟她沾不上边的事弄得头发掉落一大把,不行,再这么下去,她就真的依了那句诗: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水声再次响起,枫离落已经从浴桶中走到了铜镜前,侧过身子,将黑发揽在一边,背上的所有疤痕不见了,连那道差点让她丧命的伤口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右臂上多了一个长长的红色图腾,怪异之极,图腾一直从手背蔓延到耳后,怎么看也不明白其中寓意。

枫离落发出一个长叹,真的不能再想了,好浪费脑细胞。

擦干身子穿上桌子上准备好的衣物,依旧是白色的男装,将头发高高的束起,拨了拨额前的碎发,还没等枫离落自恋完毕就有人敲起了房门,而且,还是毫不客气的那种。

枫离落烦躁的打开门,就看到门前站一个一只手扬着,一只手端着饭菜的美男,枫离落愣了愣,慢半拍的说:你不是那个、那个、那个叫、叫什么来着。”枫离落摸着鼻子认真的想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染画。”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

枫离落恍然大悟的摸样,气的染画只想把碗往枫离落头上扣去。

“你们俩在做什么。”红世看样子似乎也是刚睡醒,枫离落摊了摊手,刚准备下楼,迈出去的脚就那么僵在那里,回过头红世同样的盯着枫离落,一阵上楼的脚步声打破了沉静,一个美男走到枫离落面前,喘了喘气,拍着胸脯道:公子,有人找你。”

枫离落点了点头,红世也跟着下楼了,染画气的直接将饭菜扔给那个报信的美男,自顾自的回房间了。

枫离落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虽说有帅哥来找她是挺不错的,可是为什么帅哥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的?虽说做后妈也没什么不好,但为什么那个小的还是个僵尸,还是那日在悔恨之谷看到的血尸!

O My Gad

“是你。”红世见来人不禁脱口而出

“红世、你亲戚啊。”也是一句没有经过大脑的废话

路过行人议论纷纷,男人眯着眼睛打量着素颜阁,眉间明显写着不敢相信四个字,缓缓开口:有个穿白衣服的人说你会收留我们。”他自己也在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但是,问过很多人,所有人都确定以及肯定的指着这家妓院,于是,他也确定了。

“不要。”枫离落毅然拒绝,她会蠢的去自找麻烦么?

枫离落转身进屋,一把抓着红世带了进去,立马吩咐关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美男们纷纷围了过来,红世问道:难得你反应这么快,为什么不能收留人家,还怕养不起么?”

“难道我要捡个极品在家里放着发霉么?”况且还是那么棘手的,能不能有个正常人来找她?奇了怪了。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现在我们这里面还有客人,你总不能关着人家吧。”红世没有忘记自家是开门做生意的,时不时的抚着自己的臂膀。

枫离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轰出去。”眼角瞥道了红世的小动作,狠狠抓住红石的臂膀,问道:惜儿呢?”

“厨房,说是给你煮点吃的。”不留痕迹的使劲摆脱枫离落的魔爪,面部表情几乎分不清是在哭还是在笑,旁人识趣的走开了,枫离落渐渐用力,看好戏一般盯着红世。

血珠随着枫离落的手臂滴在地上,无趣的甩开红世的臂膀,看了看自己手掌心的殷红一片,打趣地说道:你的衣服都红到滴血了,下次换个颜色吧。”

这个女人、故意的!

半响红世都是愣愣的看着枫离落,枫离落终于忍不住一声暴吼:滚回房间去。”看着慢吞吞的蜗牛在哪里爬,枫离落实在看不下去,将红世拖回房间,不由分说的扯开红世的衣襟,动作粗鲁地已经不能用一个人来形容,红世看着枫离落硬是没敢动一下。

枫离落抬腿就是一脚,红世摔在床上,吃痛的坐了起来,又不敢说话。

潇洒的在窗前坐下,往嘴里塞着糕点,模糊不清的说:你以为我离开了半年性子就变好了么?或者说你以为我性子会比以前更恶劣。”

红世气馁的不再掩饰,身上的伤暴露无疑,手臂上缠着白色的布条,被枫离落那么一抓已经染成了红色,身体四处都是乌青,像是跟人打了一架,不知为何那张脸却半点事也没有。

“妖界依旧没有放弃我呢。”坦白从宽的道理他懂。

他虽然知道,但是依旧不放心的跑出来找她,枫离落知道就是那么回事,不由得皱起了眉,将手中的糕点扔掉,走到红世面前,插着*郑重的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必定十倍奉还,懂不懂?就算为了我也要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

从没想过来到这里会有人替自己拼命,意外么?

“呵、我懂。”红世心里雀跃着,终于勾勒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虽然她关心人的方式奇怪了点,但还勉勉强强能接受的。

枫离落拿起放在柜台上的药,一边上着药,一边说:我发现代沟不止年龄的差距会产生的,原来人跟妖怪也会产生代沟,说实话我真的不想知道你的过去,但是你老是这么被妖追杀,我真的是快忍不住要问了。”这个笨蛋还说什么我懂、他懂个屁啊。

红世将脸撇开,目光也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

枫离落运足了底气,抓着枫离落的衣襟吼道:赤练蛇我不管你了。”枫离落负气推开红世,走到窗口目光落在了门口那人身上去了。

她从来都不会叫他赤练蛇,她真的生气了?从新披上那已经破烂不堪的衣物,走到枫离落身后,低沉的声音喃喃道:我的过往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求你别问好不好。”他最不想让她知道他以前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不想连她也用那种犹如看肮脏的东西一般的眼神看他,他会很介意。

枫离落若是此时回头,便可以看见红世那几乎恳求的神情,红世颤抖着双手,缓缓抓着枫离落的衣襟,又道:后悔了是不是?后悔将我这祸根留在身边,后悔当初没有问个清楚明白就救了我,是不是?”艰难的说出最最基本的猜测,声音几乎嘶哑

站在身前的人忽然转过身,一个拳头落在了头上,记了一个大大的爆栗。

枫离落抱着双臂打量着红世,道:不都说蛇是很聪明的么?你怎么就比猪还笨呢?我何时说过后悔二字,即使有我枫离落也会自己消化这两个字,还有、我何时说过一定要将你的过去刨根问到底?我枫离落再怎么不争气也不会变成鸡婆,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我啊,非要我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吗?我不是要挖你的伤疤,我只是想要了解你,如此而已。”一句话下来枫离落几乎没有换气。

枫离落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了解别人,她没做过这种事。

红世释然露出灿烂的笑容,伸手将枫离落抱在怀中,轻轻地在耳际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换来了枫离落一记飞腿,只见枫离落阴着脸,紧握着拳头,冷冷的盯着坐在地上喊疼的美艳男子,怒声道:给你三分颜色你就给我开起了染坊不是?占我便宜倒是占得心安理得了?”

别给她说什么因为激动才一不小心的抱了一下,她不会信的。

“姐姐,吃饭了。”惜儿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中午没你的份,给我好好反省。”话毕拉着惜儿出去了,为了红世出现逃离的现象,顺带贴上一道符,安心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