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七章 起阵

就像邪柬说的那般,枫离落知道的那个什么枫若影定然也知道,然而,为何却没有那般做?

“恕我冒昧问一句,他是谁?为何如此之小就被人练成血尸。”还真是有些残忍呢,究竟是什么有利条件铸就他成为血尸?了解清楚各种原因,或许就能知晓其中的道理。

踌躇了许久邪柬才缓缓开口,道:他也是枫氏一族的后人,影儿的亲生弟弟。”其他事情他这个外人也不配说起。

枫离落咬着自己的手指,眼眸一直盯着血尸看,命格属阴虽说容易看到脏东西,但枫氏驱魔一族几乎是一生下来就拥有阴阳眼,跟血尸联系不到一块儿去吧,先不说枫离落是不是跟枫若影是同一族人,但依照自己来说,僵尸是不能吸她的血的,若他们血脉相近,他又如何变成僵尸?

枫离落死命的开始抓自己的头,这剪不断理还乱,她真是快逼疯了。

“能不能说得详细些?”她快变成侦探了。

邪柬挣扎良久,仰起头看着枫离落说:影儿说风儿出生那日怨气遮天,引来不少妖魔,按照族中长老推算,风儿很可能在前世就与僵尸有些瓜葛,因此风儿的身世是族中的秘密,这些也都是影儿告诉我的。”

枫离落轻轻从血尸头上拔了一根头发下来,咬破手指将血滴在发丝上,顷刻青烟燃气,轻轻一叹,道:照你这么说他身世也定然不简单了,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僵尸是不可能投胎的,或者胎中带的也不一定,即是如此那他算得上血尸中的极品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枫若影他们的血有没有特别之处?”

“除了天生灵力极强,并没有其他。”邪柬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他不明白枫离落为何要问这个,她自己不也是枫氏驱魔一族的么?

“喔~红世,带他们先去休息休息,给他们置办些衣服,这个小鬼我来想办法。”话毕一个人若有所思的上楼了,她现在脑子里一团乱,吹吹凉风或许会清晰些,慢慢来理清楚。

看着失神离去的枫离落,红世感觉有些奇怪,却也只好现将两人安置妥当。

枫离落一个人坐在屋顶,双手抱着膝盖,若有所思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我是怪物吗?”枫离落喃喃自语。

白铭曾经跟墨绝说过,她的魂魄是依靠青龙才得以存活,那么,青龙为何那么施恩自己?虽是守护神兽,怎么想也不会对自己那般好,墨绝为什么要相信?邪柬也说了,枫若影一族人的血并没有什么奇特,为什么偏偏她的血还可以制住妖邪?曾经引以为傲的血现在却成了怪事。

不是她觉得自己会是枫若影一族人的后人,只是白羽在她面前三番四次的提到,若说两人之前没有关系,她自己都不信。

是白铭有事隐瞒了她,还是其他什么?

枫离落想到自此,就痛苦的抱着头,自己是来历不明的怪物么?

任细雨打湿全身,她需要清醒,她需要安静,分明都是别人的事,为什么总是能牵扯上自己?

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哥哥,没有了白铭,现在连自己都没有了,老天还要夺走她什么?或许她就该一个人孤独终老。

驱魔一族为自己推算命格是禁忌,枫离落曾经赌气的为自己推算过,可是,一片空白,当时她以为是自己学艺不精,现在想起来果然是自己有问题,谁能来拯救拯救她,谁能来可怜可怜她?

“你又在糟蹋自己。”一个淡淡的声音在枫离落头顶响起

闻声枫离落才缓缓抬头,雨水顺着额前的碎发划过脸际,看着来人苦涩一笑,道:凌安。”笑的很难看。

凌安支着雨伞缓缓在枫离落面前蹲下,微凉的手指拭去脸上的雨水,他知道她没有哭,所以他也不会啰嗦一大把的去安慰,枫离落轻轻推开凌安的手,微微颔首,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道:请不要碰我。”

凌安僵在半空的手臂还是轻轻放下了,道:奉命前来请你回碧水王朝一趟,还有,你的通缉令已经撤除,你依旧是碧水王朝的第一神医。”安慰人的话,他凌安说不来。

枫离落轻笑,从怀中将碧水珠掏了出来:你拿回去吧,我就不跟你去碧水王朝了。”这边还没有解决呢。

“实际上是出了些事情,不然也不会让我来找你了。”毕竟被邀月城的人发现就是一件麻烦的事了。

“这次有什么好处?”枫离落又开始笑起来,她就是要扣死那个王爷。

“王爷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信你如此而已。”从认识到现在,一直都相信着,即使半年失去消息也信着,虽然不清楚是什么让他如此信任着。

枫离落笑的更欢了,此时她觉得碧青风真是她老友一般,凌安不明白枫离落在笑什么,脸色一沉,无比认真的说:我也信你。”枫离落大笑出声,笑的直不起腰,她喜欢被信任着的感觉。

枫离落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道:明天、最迟明天。”

晚饭后,枫离落就让红世去领邪柬两人到院中,自己一个人瞎忙活去了。

当三人踏进院中,明显感觉到后院被施法封住了,却见枫离落在院中摆着七色琉璃灯,中间围着一个用黑狗血浇灌的符阵,四方挂着帆布,上面画着符咒,红色的丝带挂满了院子,上面亦是密密麻麻的咒文,情景有些压抑。

“枫离落你这是。”红世有些惊恐。

听到声音枫离落这才抬起头,站起身来活动活筋骨,拈起地上一本厚重陈旧的书,道:啊、为了这小子做了点功课,说做就得做,原因不明的嘛日后慢慢研究。”好久没有做这种事,做起来居然有些生疏了。

“你有把握?”邪柬显然有些激动

只见枫离落嘟了嘟嘴,轻轻一挑眉,道:嘛,倒不是十足十的把握,凡事倒要试一试,哪怕只有一层的把握我觉得都不该放弃。”

“可是你要知道若是失败的话,风儿说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子。”若是那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他不会向风儿下手,但是却也不能让他铸下大错。

枫离落无意识的舔了舔下唇,像是没有将邪柬的话听进去一般,盯着自己已经画好的符阵,不经意道:若不试,便一层的机会都没有,你这是打算放弃吗?可是你口口声声对我说他还只是个孩子的,你就这么不信他。”

邪柬诧异的盯着枫离落猛看,却见枫离落诡异一笑,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你懂吧,你先说好怎么报答我。”

枫离落的算盘珠子响亮的直令红世汗颜!

邪柬皱起了眉,道:我没有钱财。”贪钱的女人固然可怕

枫离落像是料到了一般,盎然抬头,幽幽道:那就把你这个人抵给我吧。”

一句话刺激着两个大男人的神经,无不是震惊的看着那个半吊子的神态的枫离落,连抱着血尸的邪柬的都差点松了手。

邪柬有些懊恼,以为枫离落在耍他,不禁怒声道: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听此红世低下头,像是在做无声的抗议,却闷闷的说了一句:这个女人就没有理喻过。”

枫离落将那本沉重的厚书放在包里,抬手望了望天空,光明正大的威胁道:时辰快过了,我可只给这一次机会的。”

枫离落深知自己说的话过于暧昧了点,但也不去解释,只得邪柬恨得牙痒痒,心一横,深深望了一眼怀中的血尸,道:好,若你能救的风儿,我便把自己抵给你,你让我做什么我绝不二话。”他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报答影儿,如今想来,这样或许也不错。

“但是,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看你是否有那个胆量接受我。”邪柬忽然这么说,嘴角那么邪魅的笑意却极配他的名字。

那逍遥的身影转过身来,突兀一笑,道:我胆子可是很小的。”

这么一说协议算是达成了,只留得红世一愣一愣的,话毕三人开始忙活起来,按照枫离落的意思将血尸放在七彩灯阵中平躺着,夜风微凉,七彩灯阵似要熄灭一般,却又旺了起来。

“你们俩护住七彩灯,切记不可熄灭。”枫离落嘱咐了一番,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毛笔在血尸额上画着符咒,为了以防万一枫离落并未把那张黄符揭下,一针扎进血尸手指,滴进了碗里,问了一声:生辰八字。”

夜风开始变大,邪柬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进了耳朵里,咬破手指画在黄符上,轻轻一挥便在指尖烧了起来,此时,狂风大作怨气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