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一章 史上第一倒霉人

是夜,寂静的可怕的夜!

…嗷……嗷…

竹林深处传来一声近似狼嚎的声音,郊外的竹林在月光的折射下更显诡异,慢慢的一团迷雾向竹林深处散去。

满地暗黄色的烛光照亮了竹林深处,大片的空地上放着一具没有盖的漆黑棺材,慢慢的,看不清的黑影迅速接近,很多很多。

似乎四周都是经过人的布置,越发神秘。

棺材中的人手指动了动,眼皮渐渐抬起,眸子里透着强烈的冷意,似乎刚经过什么事情一般,让人怀疑她的年纪,很平常的双眼皮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漂亮的唇瓣有些轻微的上翘,病态白的肌肤,嗯,是一张女人脸。

“哥…。”少女一下坐了起来,脸上尽是紧张。

少女四处看着,似乎想找什么,却不得不姑息眼前的情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老天是嫌她麻烦不够多吗?什么破地方啊这?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僵尸?那么、自己的哥哥又在哪里?

脸上的暗淡之光,居然瞬间就没有了!

事已至此,少女不再发愣,立马跳出那个晦气的棺材,伸手一抓,却扑了个空,果然、老天从来都觉得她不够倒霉,法器都不见了,而且,自己还穿了一身莫名其妙的衣服,还是古代版男装,这也就算了,偏偏这衣服还是破的,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洞,无语问苍天。

要是谁敢说比她还要倒霉,她第一个灭了他。

她枫离落有种快要抓狂的感觉,要是让她知道谁给她穿的这个破衣服,她非用手撕了他不可。

完好无损的,就只有她高高扎起的长发,又急忙抬起左手,直到确定那个对自己很重要的手链还在,也就有个安慰。

同时,脑子也在迅速的转动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僵尸不攻击她,但,总不能奢望这些僵尸有人性吧。

素指一挥,一张黄符拈在手中,火光串起,迅速咬破手指洒在黄符上,拔下长长的发丝,在燃烧着黄符上,发丝居然毫发无损,慢慢透漏着红光,待黄符燃尽,开始用那根发丝结着锁符印,枫离落三步一跃,飞旋而起,将结好的符印洒在僵尸的四周,将他们困于阵内,僵尸才开始有些反应。

当然,这对于一个驱魔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

…嗷…

僵尸仰天一吼,想要离开,却碰到若隐若现的红线,所碰之处都冒起了青烟。

枫离落徐徐而下,看着这些貌似已经变异的僵尸,眉轻轻的皱了起来,这尸、怕是人养的吧。

关我什么事?枫离落暗暗道,法器与除魔棒都丢了,她有什么义务去除掉这些僵尸?就因为是驱魔族的传人?她才不屑这个头衔,若不是哥哥坚持,她才不会做那些无聊的事,从小就没有朋友,从小就被别人当做异类,从小就要受那么多苦,就因为她是驱魔龙族的传人,好笑,他们倒好,双腿一蹬归了天,她就要替他们受苦。

她就没见过那个老祖宗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后人的!

是的,她就是驱魔族第六十代传人,也是她哥哥口中最不争气的一个。

拍拍屁股走准备走人,脚步却突然停下了,怎么回去?这个、要怎么走?左?右?到底走那边?

而且,自己该回哪里去?

眼神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脑子里浮现了自己刚放学回家的情景,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哥哥的捉妖器具全都不在了,那么意味着哥哥出事了,自己也慌张的跑出*。

当自己找到哥哥的时候,狐妖正和哥哥打的不分你我,刚要上去帮忙,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撞了出去,自己便不省人事…

自己不会被那股强大的力量挤进了异时空吧,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古代?噢、爹地and妈咪呀,快把我弄回去吧,她才不要呆在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

没手机没电脑,没有高跟鞋漂亮的裙子,更重要的是,连卫生纸都没有…

那么、哥哥呢?他会不会有事?他该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办?镇定,镇定,枫离落、镇定一点,哥哥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自己也不会有事的,一个人也可以扛下来的,没事没事…

枫离落咬了咬下唇,眼睛里出现了凶光。

臭狐狸,我要拔光你的毛,都因为你,老娘才会跑到这里来受苦,要是让我有机会回去了,我会先阉了你,再把你的爪子砍下来,然后挖了你的眼睛,然后再割耳朵,再然后割鼻子,尾巴…(血腥场面)。

“不会的、不会的,走出这里就知道。”说着就行动,像一只无头苍蝇,没有方向乱走。

虽然,这样的黑夜里行走,但她却显得很从容,似乎她天生就是行走在这样的道路上的,既使一个人,即使在黑夜,即使她还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女孩。

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她的哥哥,他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的恩人,是他将她抚养长大,教会她一切,比那些所谓的亲人要好多了,没责任感,在她幼时就挂掉了,害她成为了孤儿。

哥哥将她辛苦养大,供她读书,他们相依为伴,他就是她枫离落生命里最重要的亲人,没有他,她什么都不是…

在月光下,穿着破烂衣服穿梭在竹林中的她,沉着的眼神,让人望而却步,当然,在这里是不可能遇到人的,如果遇到了,那么,就要格外小心了。

天已经大亮了,可枫离落还是没有走出这个竹林,看样子,已是疲惫不堪。

“妈的,老天爷你长没长眼啊。”枫离落望着天空破口大骂,一道闪电破空而出,吓得枫离落大叫一声,拔腿就跑,而且,速度还很不一般啊,看看这闪电来得多及时。

不出二十分钟,就已经跑到了竹林的边沿,真是踩到狗屎了!

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的枫离落,气喘吁吁的坐在已经近似于小斜坡的地方,眼角瞟到身后的竹林,暗暗发誓,打死也不会再来这里了,倒霉的事情,一辈子有一次也就够了。

看着这片竹林,死气沉沉的样子,怕也不是什么寻常之地。

忽然,东边传来兵器相拼撞得声音,这说明?嗯,对、应该是有人,很多人,大大的眼睛眨了眨,还是向那个方向走了,有人说明她应该不会落到被饿死的地步,或者横尸野外的惨况,至少她还没有活腻了的想法,好好活着总是好的,不论身处何地。

官道上一群穿着黑衣的‘人’与一群穿着红衣军褂的侍卫厮杀在一起,一旁停着一辆红色的豪华马车,马应该经过严格训练,在这样的场面都还能踱定的站在那里。

“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出门难道忘记看黄历了吗?天哪,这场梦就快点醒吧。”枫离落声音有些哭腔,用手捂着脸,泄气的坐在了地上。

“他们穿的是古装,为什么是古装,老娘回不去了啦。”枫离落依旧风不清状况的哀嚎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才不管前方和那群侍卫相拼的是僵尸。

撇了撇嘴唇,轻轻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左手,轻轻摇晃着,手链发出清脆的铃声,铃铛里面装着尸虫,轻轻一摇,它就会跳起来,铃铛便发出清脆的响声,尸虫对于僵尸自然是一种威胁,听到响声所有僵尸都停止了攻击,突然一声尸吼从身后的林中传出,僵尸便迅速撤去,枫离落也很不争气的晕了过去。

僵尸也会有组织?真是不一般,这些僵尸,一定也是人养的。

这时,马车的红帘被轻轻撩了起来,穿着白衣的男子下了马车,目光看向刚才听到的铃声方向,只见在那个方向躺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淡淡道:把他带走。”便有径直上了马车

“是,王爷。”侍卫领命

将枫离落也一同带走了,被这样的大人物带走,应该是不会饿死的,不知道是幸运的开始还是噩梦的开端。

“大夫,她怎么样?”一个穿着像是管家的老伯问着给枫离落把了脉的大夫。

“哦,她并无大碍,只是有些力竭,加上空腹才会晕过去的,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和蔼的大夫说着,看着这个衣衫破烂的少年,他倒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年头饿死的人太多了,他算是比较幸运的吧。

“那麻烦你了,小雨,送送大夫。”管家吩咐道

一旁的小童见势,立马道:大夫请。

大夫刚离去,管家又对照顾枫离落的丫鬟道:去熬些小粥送来,顺道取件干净的衣服来。

“是,管家。”丫鬟长的很伶俐,是个聪明的人,立马去了。

虽然,他这个管家也不知道,王爷为什么要把他带回来,又对他这么好,但是,他相信一定事出有因的,这个少年怕是对王爷有些用处,虽然不知道他的奇特之处在哪里。

觉得没什么不妥了,便就离开了。

枫离落倒也睡得舒服,一觉就睡到了大半夜,而且,还是被饿醒的,真是人不知饿不会醒啊

更幸福的是,小丫鬟就一直侯在旁边,见枫离落一醒,道:公子你醒了?你先洗个澡吧,热水已经放好了,衣服放在木架上了,我去给你热粥。”说完还不待枫离落说什么就走了,有些郁闷,那倒也好,可以一个人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爬起床就把门关好,咬破手指,在门上画了一个符,便放心的洗澡去了。

这多省事,又不怕被人偷看,又不怕被人闯进来,还不怕被妖魔侵入,一举多得,她就是怕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