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二章 冷公子凌安

半个时辰后枫离落穿好白衣男装,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将头发用头绳高高的扎了起来,别说还真像一个男人,挺俊的,打了一个哈欠去把门上的符印擦掉,就见那个丫鬟闯了进来,还急匆匆道:公子,刚才怎么了?为何关紧了门?撞都撞不开。”

“哦,我在试试这门牢不牢实,看你大惊小怪的。”枫离落笑呵呵的胡编乱扯,顺手端过丫鬟手中的肉粥,直接吃了起来,毫不客气,丝毫没有在意这是哪里。

小丫鬟一时也摸不到边际,也不知道该怎么还口,她与枫离落较量起来怎么可能会是对手呢,个傻孩子。

“公子身体可曾好些?”说话也文绉绉的

“哦,我身体呀,好着呢,呵呵呵,对了,请问,是谁救我回来的?”不出三分钟,粥已经全部下肚了。

“小兄弟是在找本王?”还没待丫鬟回答,门外边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还蛮好听的,枫离落挑了挑眉看着走进来的白衣男子,心里就纳闷了,古代都喜欢穿白衣服么?

“王爷。”小丫鬟施了一礼,便退了出去,他便是碧水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碧青风

“你、是王爷?”小说里面YY情节瞬间浮上脑子,有一种莫名其妙,却又好笑的感觉,王爷,都是小白脸么?

“不像么?”男子看了看枫离落,心里暗道,此少年换了一身衣物倒也长的俊俏,不动声色便也在一旁坐下了。

“没有,像、很像,一看你这气势就知道你是王爷。”枫离落附和道,他现在可是他的衣食父母,不讨好不行啊,等她有能力养自己的时候,她也会趾气高扬,用眼角看别人。

“小兄弟,怎办么称呼?”说着给自己倒着茶

“哦,草民姓枫,名离落。”那古代身份卑微的人都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吧,枫离落脑子想着,还好自己的名字比较中性化。

“想必你出生也是书香门第吧,名字取得很儒雅。”眼带笑意,怎么看都像一只狐狸,说罢缀了一口茶水。

“名字是家兄取的,家兄也只是读过一些书罢了。”说实话的,她枫离落很不喜欢这种说话方式,鞠躬哈腰的,还要看人家脸色,真是要人命,王爷就了不起吗?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

“小兄弟,你、懂巫术?”碧青风像是试探一般问着,如果他真的会,那么、表示着,他碧水王朝就再也不怕那群怪物了,那天下就得以安宁了。

“巫、巫术?”枫离落有点高不清楚状况,眼睛瞪得老大。

“难道不是吗?那日,那群怪物听到铃声就撤了,而铃声就是从你那里发出来的。”碧青风很肯定的说。

“第一,我不知道什么叫巫术,第二,我这手链是家兄送给我的,第三,它发出的铃声是有驱魔之效,但,跟我本人没有关系。”开什么玩笑,道术和巫术是两种极端,她又没有研究过,怎么可能知道?这手链也确实是他哥哥送的,她句句属实,没有说谎。

“原来是这样。”碧青风很失望。

“是啊,就是这样。”很肯定的说。

“那,你休息吧,休息好了就离开吧。”这已经仁至义尽了。

木讷的看着碧青风离开了,枫离落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先是说她会什么巫术,说不会之后又赶他走,他神经病啊。

“走就走,谁稀罕住在这种地方啊。”对着那个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关上了门睡觉,反正要走,那就好好休息,才好面对明天呐。

睡觉睡觉,天大的事也没有睡觉重要!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午时了,桌上已经放好了饭菜,不过屋里没有任何人,也罢,她也乐得清闲了,没洗漱就已经开始消灭食物了,将它们统统扫进肚子里,开动了。

不一会就全部搞定了,不得不说,她一定是饿死鬼投胎的。

“唔…好饱哦,哥哥,你放心吧,到哪儿我都不会亏待自己的,一定好好照顾自己。”某人立志中,话说回来,有谁会自己亏待自己?除非经济情况不允许嘛。

走出了房间,屋外种着一棵枫树,树叶已经落得差不多了,显得有些凄凉,秋天?额的亲娘的啊,不是春天吗?

修长的手指挑了挑额前的碎发,呼出一口气,走出了这个院子,准备离开这里啊,主人都发话了,死皮赖脸呆在这里她也不好意思,天无绝人之路,说不定出去还能找到工作什么的。

走得还挺逍遥的,嘴巴里吹着口哨,脚下那跨的那个叫做豪迈啊,问过丫鬟怎么走了,所以,很快走到了后门,刚准备踏出门,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响,就听见丫鬟喊着:公子、公子,你怎么了?”声音听着还挺急的。

本都夸出门的一只腿又收了回来。

枫离落撇过头,见一个穿着黑白相搭袍子的男子倒在了地上,满头大汗,嘴唇发紫,甚是痛苦的样子,长的嘛,妈的,又是一个极品。

看到这里,枫离落又不得不折回来看个究竟。

看真那个吓得已经只剩三魂的丫鬟,枫离落好心的问道:诶,他怎么了?”干嘛一副他死定了的样子。

“公子,你快救救他,你快救救他呀,公子,求你了。”说着还很夸张的跪下了,似乎这男的一死,下一个就是他一般,夸张。

枫离落蹲了下来,给男子把起了脉,眉越皱越紧,丫鬟急了,又道:公子,你快救救快他呀。”声音带着些许哭腔,枫离落抬头就是一个白眼,最烦人家催了,那丫鬟只得用无辜的眼神盯着枫离落,淡淡道:他的伤口在哪里?”

丫鬟先是一愣,又道:公子真是神人,他确实受伤了,伤就在左手臂上。”丫鬟就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开心。

枫离落正准备撩起男子的袖子,就听得男子冷冷道:不准碰我。”

“你又不是女人,谁想碰你了。”枫离落鄙夷道,然后,管他三七二十一卷起了男子的袖子,一道艳红的抓痕却显得有些诡异,枫离落吸了一口气,道:这是僵尸帝国啊,怎么又是僵尸的杰作?”

“公子,你说什么?”丫鬟显然不知道枫离落在说什么。

“我说,你去拿些糯米和纱布来,糯米要侵过水的,对了,银针也拿来,快点。”丫鬟连忙点头,去取东西了,枫离落嘟了嘟嘴,一把把男子拉起坐在了地上,很粗鲁的拉开男子胸前的衣服,男子一把甩开枫离落的手,有些愤怒道:你要做什么?”眉眼间尽显冷漠。

枫离落翻了一个白眼,凑近男子,突然大声道:吃了你。”

然后不由分说,将男子衣服拉开,将手指咬破(经常咬着,根本就不用再咬了)画下符咒,见符咒并没有什么不妥才一手抹掉,说明尸毒还没到身上,不然,她画下的符咒一定会有反应的。

她索性坐了下来,双指夹起被抓伤的肌肤,问道:有感觉吗?”

“没有,只是感觉身体很难受。”所以刚才才会倒下

“不痛很正常,如不医治,再过一段时间,把你劈成两半你也不会有感觉。”顺便吸了吸手指。

丫鬟已经取来了糯米、纱布和银针,这回男子不再阻拦他了,枫离落熟练地将糯米抓了一小把敷在男子伤口上,男子大叫了起来,枫离落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一般,没有太在意,倒是那丫鬟傻眼了,凌安公子从未这般失态过。

枫离落熟练的替他包扎起来,拔出一根银针,将男子手一抬,将银针从腋下扎了进去,并且将针头也截断了,淡淡道:每天都用糯米敷,吃也最好吃糯米,洗澡最好也用糯米水洗,银针可暂时阻止尸毒的进入你身体,好了之后找个大夫取出来就可以了,我走了。”

说罢就要离开了

“等一下。”男子突然开了口

“怎么,看我穷,想借点银子给我花花?”枫离落一下笑开了花

男子毫不客气将自己身上的银子扔给了枫离落,当事人也毫不客气的收下了,笑嘻嘻道:谢了。”

“就当做是诊费,我不喜欢欠人家的。”不得不说他医术很高明,碧水王朝很多士兵都是因为这个伤而死,甚至变成怪物,他却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救治的方法,不,应该是相当的熟悉这样的伤,这个少年不简单,碧水王朝的御医都没有办法医好,他却轻而易举。

枫离落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嘴角笑意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