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三章 死神般的男子

待枫离落前脚离开,男子便问丫鬟:他是谁?怎么会出现在王府。”丫鬟小心翼翼扶起男子,回答道:回公子,是王爷昨日在黑竹林外救回来的。”也不敢多说什么。

男子拍了拍衣袖,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思索着什么,手指拂过手臂,皱了皱眉,淡淡道:带我去见王爷。”

“是,公子。”丫鬟对男子惟命是从

这也是自然,他是碧青风的军师,碧青风待他就如亲兄弟一般,博学多才也就不说了,他武功在武林中却也算是高手了,传说他在五年前还是一个杀手,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大概,这也是他秘密吧,每个人都会有过去的,不愿想起的过去。

丫鬟带凌安来到碧青风的书房,道:公子,王爷就在里面。”

“知道了,你下去吧。”说罢一把推开了书房的门,连通传都免了,碧青风一抬头就见到凌安风尘仆仆走来,顿时心情大好。

绕过书桌来到一旁的茶桌旁坐下了,倒了一杯茶,道:兄弟,欢迎归来啊。”

凌安结果仰头全数喝下,茶杯直接扔地上了,碧青风忍不住笑了笑,道:都这么久了,你还是把我的好茶当做白水来喝了,还老是摔我的琉璃茶杯,不是你的你还真不心疼啊。”

“有点累而已。”凌安揉了揉额头

“怎么了?还是没有办法吗?”碧青风立刻严肃了起来,看着躺在椅子上的凌安,一脸的倦容,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怕这回连这个军师也没有办法了吧。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怪异的事情,那些怪物杀也杀不死,还力大无比,被他们打伤的士兵不是死的就是性情大变,与那些怪物无异,真是让人头疼啊。”凌安说着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久没有睡好了一般,英俊的容颜显得有一丝苍白。

“照此下去,我碧水王朝该如何是好。”碧青风似乎想尽了一切的办,可是,对于那些怪物半点用也没有。

凌安突然睁开了双眼,盯着碧青风道:那个少年是谁?”他突然想起他,似乎燃起了一丝希望。

“在黑竹林外救的,不过应该离开了,怎么了?”难不成他翻天了?碧青风无聊的想到,既然他不会巫术那么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

“你不知道吗?他会医这种伤,你看。”说着卷起了袖子

“这是怎么回事?”碧青风有些紧张问道,他记得只要被那个怪物伤到了,都会死或者也变成怪物那样。

“我本来打算抓个怪物研究一下,不小心被抓伤了,刚才回来的时候,身体突然变得很难受,是他救的我,他有办法医治的,或许他有办法对付那些怪物呢?”语气带着几分激动,双眼紧紧盯着碧青风,就像是告诉他自己没有骗他一般。

“我问过他,他根本不会巫术。”自己不是已经失望过了么

“或许,对付那些怪物根本不用巫术呢?”凌安一下站了起来,抬腿就要向外走,碧青风问道:你才刚回来,又要去哪里?”

“去把他找回来。”凌安简洁的回答道,或许,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枫离落无聊的摇晃在街上,怎么说呢,来都来了,至少要先了解一下吧,说不定也能找到回去的路呢?凡事呢都该碰碰运气的,自甘堕落才不是她枫离落的性格,那种人啊,白来了人世。

哼着小曲从一个小巷经过,却又莫名其妙的折了回来,这不能怪她啊,是好奇心作祟,跟她本人是没有关系的,自我开脱中。

小巷深处有个黑影,若不注意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枫离落若不是闻到血腥的气味,她或许也不会遇到他,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那些鬼怪一样,她很是小心翼翼,每一步都不敢踩的太重。

看着那个随意坐在墙角的黑衣男子,枫离落更多的是怕,虽然她知道那不是什么妖怪,但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觉得怕,深不可测,单单是这气息就已将给了她这种感觉。

渐渐地,枫离落才注意到地上鲜红的血液。

男子一身黑衣,宽大的黑色斗篷将他裹住,看不见他的样子,只有那紧闭的双眸,枫离落脑子里只出现了两个字——死神

枫离落不怕死的替人家把起了脉,指尖刚刚触碰到他的手,男子突然抬起了头,冷冷的眼神盯着枫离落,枫离落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抬头对上了那一双冰冷的眸子,漆黑的瞳孔不禁让枫离落微微一愣,吞了吞口水,道: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救你一命咯。”说罢替黑衣男子把起了脉。

这究竟是什么烂借口,居然也让她枫离落编了出来。

所幸的是,男子并没有做出反抗,当然,目前以他的情况,他想动也动不了。

不一会儿枫离落便开始动手,还好她将银针带了出来,将五根银针插入了心脏附近的重要穴位,淡淡道:这样能暂时保住你的性命,后会无期。”便转身就走,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蹲下,看着手上的链子,自言自语道:小虫、小虫快出来,小虫。”

叫了半天也没反应,枫离落眼睛眯了眯,大吼道:小虫、开饭了。”链子上的银色铃铛立马响了起来,枫离落无语的摇了摇头,就只见一只很小却很可爱的黑色小虫从铃铛里面爬了出来,突然开口道:臭丫头,你想振死我啊,我的饭在哪里?”小脑袋还四处张望

“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来,开饭咯。”说着将虫放在男子的脉搏上,虫子低头就咬,一团黑色雾气被尸虫全数吸了出来,完工之后很自觉地回到铃铛中去睡它的大觉,铃铛虽小却也不挤。

黑衣男子始终没说过一句话,只是冷冷的注视她离开,就像他没来过一般,一点也没有在意。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也并不想救人救到一半就跑掉,和他不熟也就不说了,关键这个男人好坏也不知道,救人的工具她也没有,所以,不关她的事,她已是做到仁至义尽,能不能活下来,看他造化咯。

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