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四章 僵尸攻城

枫离落左看看右瞧瞧,还真是没想到这个叫做碧水王朝的地方还真是繁华,大街小巷多不胜数,这不,咱们这路痴毛病又犯了,走到哪儿也不知道,被人家卖了都是有可能啊。

“呐,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然后再找事做养活自己。”某个人自言自语中

“话说回来,这古代怎么找工作啊?古代有职业介绍所吗?哎哟、还算真是伤脑筋啊。”某人继续自言自语中。

当然,在黄昏之际,枫离落凭着自己的死皮赖脸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比较大型的客栈工作,职业嘛,自然是端菜的啦,这年头讲究自力更生,枫离落自然也不会太在意。

况且,她早就已经学会自力更生了,可不敢奢望天上会掉馅饼的好事,荒唐之极。

一身小二装,围着白色的围裙,退去长色的白袍,枫离落现在看起来居然有几分滑稽,这样一做就过去一个月了,日子还算过得比较平静,这是她出生以来过的最舒坦的日子了,奢望已久。

这天,太阳已升上半空,枫离落正忙碌着给客人端菜出去,她掩饰得很好,至今没有人知道她是女儿身,做事也很方便。

客栈里与她一起做事的人都对她很好,所以,到现在也没有麻烦出现过,人缘那也是相当的不错。

“小离,十号桌客人在催,你快点。”老板他儿子苏宇徒又在鬼叫了人家忙得半死不活,他却可以在那里逍遥的指指点点。

“知道了。”这也算是一种乐趣吧。

突然,街上的人不是立马冲回家,就是往城门口涌去,枫离落刚想去看个究竟,一步还没有迈出,就见吃饭的客人全部跑了出去,枫离落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喊着:喂,还没结账呢,别走呀,还没结账呢。”枫离落急着追出去,却被苏宇徒拉了回来。

“关门。”苏宇徒大声道,不仅门关了,连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枫离落却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怎么了?他们还没给银子呢?”枫离落有些不解

“不追出去只是丢了银子,要是追了出去丢的可就是命了。”枫离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苏宇徒就像是在看傻冒一样,一巴掌拍在枫离落头上,双手背在身后大笑着离去。

“莫名其妙嘛,真是的…。”这小子少爷病又犯了吧,居然随手就是一巴掌,从小除了哥哥外,根本就没有人敢这么动她,岂有此理。

枫离落抓了抓头,准备回后院自己的房间去,这时却听见外面在喊着:救回将军,赏银万两。”一直一直重复着,枫离落嘴角提起一丝笑意,万两啊,谁说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去不去?当然去啦,不去是傻子,万两啊,想想就觉得是在做梦。

回到后院的小屋,换回白色长袍,枫离落对着铜镜自言自语道:怎么看,还是穿这件衣服比较帅,唔…先去看看吧,不行再撤回来就是了。”枫离落将门关的紧紧地,打开窗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单手撑着窗口,身子一跃翻上了高墙,迅速朝城门口靠近。

咱们马虎的枫离落却不知道客栈二楼一直有人盯着他。

枫离落站在已经关闭的城门口,插着*望着高高的城门上挤满了人,这是什么意思?说明她来晚了?早知道就不换衣服了嘛,算了算了,就当做看热闹好了,总不能白跑吧。

或许是因为发了号召,所以,上城门的楼梯口并没有士兵守着,刚爬上来的枫离落单手支着下巴,眼睛里有几分不知名的色彩,碧青风皱着眉看着下面的战况,看来敌军很厉害啊,居然利用僵尸作为士兵来用,僵尸攻城?这胜负不是很明显的嘛,面对僵尸,那些刀啊剑啊不都是摆设了吗?

一眼望去,枫离落眼眸扑捉到了一样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除魔棒,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还被人放在供奉台上,难不成自己就是被这群人丢进棺材里的?自己的法器也全在他们手里了?还有那身破衣服,想想就气,枫离落现在就差没骂你大爷的了。

“王爷,近来可好啊。”再怎么的也得给熟人打个招呼吧。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碧青风身边的凌安,碧青风似乎已经把这个人忘了一般,想了想才道:你也是为了赏金来的?”

“不然呢。”枫离落一脸笑意的反问道

“你不是说你不会巫术的么?”碧青风眉间可见发火的前兆,居然敢骗他,碧水王朝的王爷,他活得不耐烦了么?

“谁说必须用巫术才可以收拾这些没脑子的东西,说说,哪个是将军啊?救错人就不好了。”枫离落故意问道,看了这么久,白痴也知道穿得最魁梧的那个男子就是将军啦,可她,偏偏要磨磨这个嚣张的王爷的气势,王爷就了不起吗?

“银子好商量,可是,人不在了,就没得商量了。”凌安目光冷冷的盯着枫离落,让她不禁想起那个黑衣人,同样的气势。

枫离落撇了撇凌安,又嘻哈道:爽快。”

看了看远处被祭起的除魔棒,嘴角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容,手链的铃铛又响了起来,看着对方临时搭的观战台的人站来起来,枫离落毫不犹豫的从楼上跳了下去,碧青风急忙往楼下看去,他要他救人,而不是跳楼自杀。

忽然,一道白影飘起,落在众军统领的战马上,连泽卿、碧水王朝连泽家族最年轻的将领,也是权威最高的将领。

“哈喽,帅哥,你好啊。”因为,周围有士兵围着连泽卿的关系,所以,枫离落很放心的跟帅哥打交道,不过,某人散发出了不友好的气息,枫离落叹下一口气,只会打杀的人果然是木头人,连泽卿抬手一剑挥来,枫离落身子一斜,抬手,剑锋从手掌划过,枫离落没有在意,反而调笑道:你的剑可以用了哦。”驱魔家族的血岂能平常?

连泽卿一愣,枫离落抢过他的剑,跳下战马,一剑飞了出去,插进了一个正在厮杀的僵尸身体里,瞬间化为乌有,枫离落淡淡道:自己去捡,我还有点事,很快回来的。”

碧青风不可置信,这个少年超出他的想象,轻功出神入化,连血都非比寻常,当然,碧青风是不可能知道枫离落的职业就是干这个的,至于轻功,她枫离当然落不会

御风术,家族所传,自然会比轻功来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