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六十六章 师弟

傍晚,纪残月回来了,看着照顾枫离落的两个人,皱了皱眉。

迄今为止他的房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人,这一次都是因为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破了他的规矩。

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人还在两米之外,却依然让人感到危险,两个下人识趣的站到了一边去,纪残月的步子很轻,却不是刻意。

“如何了?”至少他要知道无风这一天的成绩。

“回主子、姑娘生命无忧了。”正确的来说,无风才是她们的主子。

“出去。”纪残月冷冷的开口

两人实相的离去,留下来的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纪残月取下冰冷的面具,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盯着那张苍白的脸,似乎枫离落的脸一直都有些苍白,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她,应该是很丑的吧!

“有冰雪丹护着,没那么容易被你摧残死。”不好、一不小心说遛嘴了,无风无辜的捂着嘴,生怕再多说一句纪残月就吃了他,说实在的,在内心深处他很不争气的承认,确实是怕他的。

“摧残?”纪残月的声音阴冷到极点了,却没有爆发出来,又道:冰雪丹是什么?”

逃过一劫!!!

“冰雪丹是断崖谷才有的东西,可救治生命垂死边缘的人,亦可封住体内邪异之气,不过是听说,最重要的是,服用者的七情六欲、都会被封住,并且不能与大地相触,大地之气与冰雪丹是互相排斥的,不知道用什么玩意儿炼成的。”人家的秘宝自然不能外传的了。

怪不得、那个女人没有反应!

当事人丝毫没有忏悔对人家做出的禽兽之事。

“如何恢复?”纪残月讨厌枫离落,但更不喜欢现在这个枫离落,丹凤眼眯了眯,阴冷的让一旁的无风都有些颤抖,连忙开口道:没研究出来。”结果是一句屁话!

然后又是一阵寂静

“呃、那个,小月月、我有件事要与你说,你听了可别生气。”无风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纪残月,这件事不与他说的话,只怕连全尸都没有。

.............

“派去取术卷的人行踪暴漏,盟主大人把我们的人全给收拾了。”这男人,要什么不好,非要历代武林盟主所传‘术卷’,明摆着他们是在虎口拔牙,派人给盟主大人当靶子练。

无风真的快被纪残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给冻死了!

沉浸良久,纪残月才缓缓道:我会亲自去找他的。”纪残月这么说无非是对他那群手下没抱有过半点希望,事情尽在预料之中,那个武林盟主还是有必要去会一会的,人家毕竟一直在找寻自己的行踪。

“还有、、、。”无风事情好多

纪残月微微侧过头,示意他说就是了,无风才道:枫离落那笔银子我们收还是不收啊?人家要的可是枫离落的尸体,虽然她算是死过,但又活了呀,嘿嘿,这说明我医术是非常不错的。”说着说着又夸到自己的医术上去了,脸上还挂着瓜兮兮的笑容。

“需要我教你么?”纪残月眸子轻轻盯着无风

无风直直摇头,他只是想问问他到底要不要杀了枫离落,到时他好去收银子,他说的不清不楚,他又如何猜得透?

“她什么时候能醒?”他难道要一直养着她么?

无风坐在床边,看着枫离落紧闭的双眸,道:不知道,最少也要个两三天吧。”谁叫某只禽兽在雪上加霜,他可累了一上午才把一条命给捡回来,容易吗他,不过,枫离落这只生物他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很明显纪残月之前是认识枫离落的,可是却从未听他说起过,唯一接触过他的女人就是香儿,不过连香儿也失踪了最近。

“看着她。”淡淡的吩咐一声,戴上面具,走了。

亲自出马还是半夜出门,这说明去见的人举足轻重,应该是盟主大人吧,那个喜欢装糊涂,又流氓范儿十足的乔涵秋,不知道见面会怎么样啊,这么说起来,他们貌似还是师兄弟来的(秘密)

其实、他不想去见他的吧,那个‘术卷’藏有什么秘密呢?

“枫离落是吗?我叫无风,我们相处愉快。”无风笑着自言自语,如果香儿回来看到纪残月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番情景,我倒是很希望你尽早恢复,很想见识一下一个让纪残月记得的女人是怎样的?

那个人、明明不会在意其他人的。

千灵宫————————

穿着一袭青衣坐在书案前认真地看着书,一旁丫鬟掌灯,显得有些昏昏欲睡,大半夜的也不能歇下,这自然自家主子还未休息。

一阵冷风幽幽的从窗口吹了进来,灯火摇晃得厉害,男子轻轻抬眸,嘴角带着一股邪魅的笑容,看着空无一人的窗外,放下手中的书,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总算肯来看看我了。”男子一丝惆怅划过脸霞,年轻的面容竟显得有些沧桑了,声音却显得有些稚气。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黑影缓缓靠近,男子头抵在黑影肩头,道:老大、我找你好久了。”从他离开师傅身边开始,他就在找他,他回到桃花林他刚走,来来回回每次都是这样,他派人四处寻他,结果半点消息都得不到,他以为,他不再想见到他,不想再要他这个淘气的师弟。

“回去给师傅上香了吗?”黑影淡淡道

“嗯。”那个地方,还是与当初一样美,只是有些回忆却不在了。

“摆酒。”男子吩咐道,将黑影迎了进去

“不必了。”乍看之下来者居然就是纪残月,男子愣了愣,笑开了,拉过纪残月袖子,道:要的要的,你我师兄弟这么久未见,应该喝喝酒叙叙旧才是。”一旁的婢女看愣了眼,他们的盟主还有一个师兄?

纪残月不动声色抽回袖子,道:我不是为了叙旧而来。”他的声音还是依旧的冷淡,让人永远都习惯不了的冷淡。

乔涵秋笑颜僵住了,然后只侧过半个身子,问道:你也为了‘术卷’而来?”

“是。”回答的很干脆、干脆的让人想抽他两巴掌

气氛开始沉淀,一旁的丫鬟不知为何一直发抖,心中不安的看了看两人,只见乔涵秋转过身,示意丫鬟出去,关上门,才慢慢道:老大、为什么?”他的老大在他眼里那么厉害,为什么连他也想得到‘术卷’

“师父告诉我的。”他如实的告诉他,他从来都不会骗他。

‘术卷’有他想要找到的答案,有他想要得到的结果,还有十年前那场噩梦的原因,师父临死前是这么告诉他的,那么,他寻着踪迹找来了。

“师傅真是偏爱你呢,不过守护‘术卷’也是我的责任,过了我这一关再说吧,就算你我师兄弟也不得例外。”乔涵秋笑意变深了,眼眸直盯着冷冽的纪残月,看他会不会动手。

直到一盏茶的时间都过了,纪残月仍然没有动手,乔涵秋摇了摇头,跟以前一样,老是非要别人先动手。

“老大、你老是这样让着我可不行。”话毕身影却已动起手来,没有拔剑,招式上却也打的分不清你我,两人身影都来到了屋外,打斗声引来护卫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却无人插得上手。

在两人激烈的打斗下,宽大的院子也变的狭窄起来,墙院尽毁,身影若隐若现,一道身影似被撞了出来一般,落在地上单膝跪着,呼吸间夹杂着微弱的咳嗽,但此人却笑了。

“不愧是我的老大,还是那么厉害。”乔涵秋笑道,是真心的笑,并未有其他意义。

“你进步了很多。”是的,他感觉到了,不再是稚嫩如初,而是可以号令天下的武林盟主了,他可以放心他一个人了。

护卫正要围上来,却被乔涵秋呵斥了回去,大声嚷道:敢对我老大无礼,罚你们全都给我扫茅厕去。”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不敢动了,无声地撤去,他们的盟主大人好喜剧。

“既然打败我,破个例让你看一眼,绝对不能带走。”这是他送给他的礼物,庆祝他们的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