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八章 碧水王朝第一神医

“你、你、你什么意思?”枫离落眨了眨眼睛,脑子里乱猜测到,难不成要卖了她?噢、天哪,还有没有人道呀,连未成年都不放过,枫离落的眼神看得连碧尚恒都想笑,怎么就那么丰富。

“哈哈哈哈哈哈哈、枫离落,你不会以为我要把你卖了吧,哈哈哈哈,你怎么那么好笑,皇兄你说是不是。”碧青风此刻却也显得很孩子气,碧尚恒只能淡淡的笑着摇摇头,他真是拿这个弟弟没有办法,枫离落暗暗捏紧了拳头,如果,他不是王爷的话,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笑什么笑,快点付账啦,快点,你少赖皮。”枫离落一副你要是敢赖皮我就阉了你的样子,天下可没白痴的午餐,想占她枫离落的便宜,门都没有。

“呐、我问你,你医术如何?”碧尚恒问

“我,还好,因为、因为我自己身体不好,所以医术也学得不少,只是,到现在我都没有办法医好自己。”八岁那年,自己的法术学的还不是很好,被冰妖所伤,身体内一直余有残毒,一到阴雨天气就会病发,她病态白的肌肤就是如此得来,因此,她没少学过医术,本来还打算考医科大学的,现在一切都泡了汤。

碧青风两兄弟也看出枫离落眉间的忧愁,碧青风率先开口,道:那也就是说你医术还不错咯。”

枫离落犹豫着也点下了头,从她开始学医就再也没去过医院,对于摔伤骨折之类的很有研究,毕竟干她这行这是经常的事,只是,一直都没把自己医好,虽然,这毒要不了自己的命。

还没等碧尚恒说话,枫离落突然道:啊,对了,将军大人今天可以不用泡了,先叫个人给你煮一碗糯米粥吧。”光顾着说话差点就忘了,要再这么泡下去,皮都该跑皱了。

“来人,去给将军取件衣服来。”听到碧尚恒的吩咐,门外一太监立刻去取衣服了,啧啧啧、皇帝,就是不一样。

“连泽,我们先去御书房,你整理好就过来。”碧尚恒道

“是、王上。”连泽卿点点头

这斯文人说话真是令她极度的不舒服,好吧,她承认她是个粗人,没办法与这些人相提并论。

然后,又转移阵地,来到了御书房,真是麻烦…

碧尚恒坐在案桌前,吸了一口气,道:枫离落是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难不成还要查她户口?

“你祖籍何处?”果然,查户口的,她要怎么解释呢?说她被一只狐狸用强大的妖力挤进了他们这个时空?枫离落皱起了眉,心里泛着难,这人家的地盘人家就是有权利查你,你能怎么样?碧青风看了看枫离落,道:皇兄,我见到她时都快饿死了,大概他不愿意想起过去吧。”关键时刻还是他来解围了。

“枫离落,念在你救回我碧水王朝的将军与众士兵,解我碧水王朝之难,今日,本王封你为碧水王朝第一神医,可好?”碧尚恒是眼带笑意说这句话的,很亲和的样子,天下真有这么好的事?

“名衔什么的我倒是无所谓,但是,王爷,我的赏金呢?”枫离落还在纠结她的赏金,以至于碧青风他们在盘算什么她也忽视了。

“一并奉上。”碧青风干脆道

“有这么好的事?”不仅给她封了一个头衔,连银子还一并奉上,这真是有一点奇怪,但,一时也想不出来。

“是,你先住于王爷府中,即日我昭告天下,你枫离落便就是我碧水王朝的第一神医。”碧尚恒很肯定道,他要留住这个人,无论用什么办法,只有他能对付那些怪物,那么,他就一定有用。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拿些银子打发了不是省事吗?王上可不要把我当作傻子哦。”枫离落她是很爱闹,可是,她也是会思考的,她知道什么叫做尺度,她也知道自己之几斤几两,可是,她很不爽别人利用她。

碧尚恒笑了笑,道:可你并不吃亏啊。”和他碧尚恒谈上条件的她枫离落可是第二人,第一人嘛自然是他弟弟咯。

枫离落无语,确实,她没有吃亏,而且还受到了好的待遇。

“好吧,这个名衔我接下了,就算是浑水我也淌了,到时候有人说我是须有其名我可不管的。”枫离落不动声色转过身,眼底划过一丝黯然,更确切说是冷漠,在这个陌生的朝代一个人终究不好的,自己该为自己打算一下,是么,反正,自己的担子也回来了不是么?

那么,就再休息一天吧,一天之后,该承担的就继续。

“我很累啊,可以回王府了么?”枫离落回头挑了挑额前的碎发

“皇兄,那我们告辞了。”碧青风笑道,碧尚恒点了点头

此时已经天空已经完全黑了,枫离落随着碧青风走在回王府的道路上,一路上枫离落一句话也没说,碧青风感觉很反常,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地,很冷,很阴暗,就像没有阳光的空壳,那么反常。

“枫离落,让你为我碧水王朝做事有那么为难你吗?”又不用上战场打战,当然有些情况另外。

“没有,我只是累了,很想睡一觉。”说话真像是累了一般,一点力气也没有,半死不活的感觉。

枫离落立马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看着碧青风,一脸的不解,道:咦、王爷,你不是应该坐马车回去的吗?”电视里和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这个王爷真是寒酸,还要自己走路回家,可怜的啊。

“哈哈哈哈,是这样吗?我只是一个人潇洒惯了,不喜欢那些隆重的东西,呵呵,你呢?”碧青风随口问道,枫离落淡淡的笑了笑,道:是、也不是,总之,命不由人啊。”碧青风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住,他这个年龄,何以说得如此惆怅,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又究竟是从哪里里来的呢?似乎、对于这个少年,除了知道他可以收服那些怪物以外,什么都不清楚,何以、对他那么相信?

“你不是说累了吗?快点走吧。”话毕从熙攘的大街上跃上了屋顶,大概天色很晚了,对于碧青风这种行为,就像是没看见一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

枫离落愣了愣,这个王爷很爱秀嘛,不过,她枫离落却只想走个正常该走的路,她,该去一趟那个已经呆过一个月的客栈不是吗?一个月的工资啊,呵呵呵呵!

枫离落突然脚步停住了,向四周望了望,刚刚那个感觉是、唔,最好不要再出现,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