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九章 守护者白铭

豪华的客栈前,枫离落缓缓靠近。

“小、小离,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啊。”煮饭婆心心*,却有掩不住的担忧,街上差不多都没人了,她却还在站在大街上,这明显是在等她,嘿、奇怪了,换男装了桃花运怎么就那么好?以前在学校个个男生看见她就像看见了瘟神一样,躲都来不及,至今为止,她没一个男朋友。

“哦,呵呵,我只是看热闹去了,快进去吧,呵呵。”枫离落抬手捏了捏心心的小脸,那么穿着男装也把大哥哥的角色扮演的很好吧。

一踏进客栈,就看见一脸阴沉的苏宇徒,枫离落道:呃,我是来跟大家告别的,我会经常回来看大家的。”

“你什么意思,你今天去哪里了?”苏宇徒莫名其妙的吼着枫离落,枫离落顿时就愣了,嘿,管他屁事啊,惹到他了么?就算是她老板也没权干涉她的自由吧,吼什么呀吼。

“意思就是我要炒你鱿鱼,去哪里了你也管不着,结账吧。”终于说回了正题。

苏宇徒狠狠地盯着枫离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他不明白,但是,他不想再看见他了,冷冷道:筱于,把她的工资给她,让她有多远滚多远,最好永远都不要让我看到。”说完甩头就走,留下灰暗的背影,众人还有不明白他究竟是为什么发火呢。

“他、他吃*了啊,火气这么大。”枫离落暗暗笑道

“你,真的要走么?去哪里啊?”心心问道

“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没事的,不用担心我。”枫离落依旧笑着

“我看,是攀上什么大户人家了吧,喏,这是你这个月的银子。”筱于管账房的的一个大美女,可是嘴巴恶毒的可堪比蝎子。

枫离落笑了笑,数了数银子,才五两,真是抠门,懒懒道:就算是,我也是靠本事,有本事,你到风王府来告我啊。”枫离落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眼睛始终撇都撇筱于一眼,这个地方,她没有留恋的地方,一点也没有。

筱于眼里的怒火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可是,他们也觉得活该。

枫离落低着头思绪着今后的路该如何走,每次想到这一点是最烦人的了,因为,不管怎么想,结果都只有一个,做一个该死的驱魔者,她没办法背弃自己对哥哥的誓言。

“王八蛋,当老娘不存在啊。”居然三番两次在她周围出现,枫离落跟着天空中妖气追了去,跑了半天居然还是没有追上,枫离落已经是气喘吁吁了,突然一巴掌排在自己头上,喃喃道:在这个时候,自己究竟瞎跑个什么劲啊。”都晚上了又没有人了,为什么不敢使用御风术?笨的够彻底。

右脚一踏,旋风般飞起,她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妖孽,大半晚的还跑来跑去这么招摇,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蓝光飞进了一条小巷,枫离落迅速飞去,还没等她落地,一条近似尾巴的东西扫了过来,枫离落顿时被撞飞了出去,连小巷的墙也被撞倒,可想而知的威力,在失去知觉时,挎包中的透明的玻璃被落了出来,啪的一声,碎了一地。

“看来,不是什么修仙者,那干什么跟着我呢。”黑暗中走出一个红发的男人,在他打量晕厥过去的枫离落的同时,忽然发现一道白光飞出,白光渐渐散去,可以清楚的看见是一副骷髅。

“你是…。”看着渐渐走近的骷髅,忽然变成了人形,一个如嫡仙般的男人,银白色的发丝在月光下尽显冷意。

男子刚要抬手,那妖孽就逃跑了,算了,还是让她收拾好了。

缓缓抱起枫离落,白衣上的血痕很明显,看来,这撞得一下很不轻呢,还好瓶子打碎了,不然,她铁定被吸干了,先送她会那个王府治疗才好啊,不知道骨头断了没,哼、看你以后还不好好练功,男子嘴角竟还出现了一抹笑意。

抱着枫离落的白衣男子出现在了王府的大门口。

嗯,应该是这里吧,这里的是王府的气息,虽然一直都袋子瓶子里,但是,说话也能听得到,气息也能感觉得到。

“什么人,赶紧离开。”守门的侍卫大吼道

“请禀告你家王爷,枫离落受伤了。”白衣男子很有礼貌,侍卫一听枫离落这个名字就立马去禀告了,王爷吩咐过,若是一个叫枫离落的少年来就直接让他进来,可是又多了一个人,而,枫离落还受伤了。

白衣男子笑了笑,不一会儿凌安出来了,看见白衣男子皱了皱眉,淡淡问道:你是谁?是你打伤她的?”

“虽然说尚不至于死,但,还是请先救他吧。”白衣男子依旧温和地笑着,凌安没说什么却还是点了点头。

凌安在前方带着路,来到了一座小别院,不知也还算得上精致,毕竟这是王爷府啊,白衣男子将枫离落轻轻放在床上,这时,碧青风来了,后面跟着一位大夫,道:谢谢你救他回来,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好了,你去账房领赏吧。”碧青风很坦然道

正在此时,床上的枫离落突然醒了,大概是疼醒的吧,迷迷糊糊睁开双眸,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突然觉得眼睛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一个字:白。”

“呵呵、你醒啦?”白衣男子轻柔的抚着枫离落额前的碎发,眼睛里尽是宠溺。

“我们先出去吧。”碧青风淡淡道,看了一眼便出去了,凌安走在后面顺带将门也关上了,看了看碧青风问道:就这么放个陌生人进来?”碧青风不答反而微微一笑,凌安这才发现,四周早已埋伏了很多士兵,谨慎的他,怎么可能不防备?

“白、我好想念哥哥,怎么办,我们可能回不去了。”说着枫离落抽泣了起来,白衣男子摇了摇头,擦拭着枫离落脸庞的泪水,道:只要你清楚自己的责任,不管你在哪儿,你哥哥也会以你为傲的,相信你哥哥一定不会把你忘记的,小离不是还有我么?”

“是啊,白铭、驱魔族世代的守护者。”那个与自己祖先定下约定的人,守护驱魔族世代的传人。

“好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应该不轻吧。”白衣上都染满了血渍

枫离落试着动了动,突然大叫了起来,烂着一张苦瓜脸,道:好痛啊,应该伤到骨头了。”废话,把墙都撞倒了,这伤势能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