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六十七章 启程

“听说了么、听说了么?‘术卷’所示,神兵将要出世,并且地址就在黄岳山附近。”客栈里的路人甲这么说着,四处无不是在讨论着这一问题,似乎已经不是秘密。

“可不是么?神器将要出世,最近奇异怪事也多了很多。”路人乙明显压低了声音,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墨州城最近确实发生许多怪异的事情,半夜能听到奇怪的东西吼叫,并且还有人莫名其妙失踪了,因为墨州城目前人口杂乱,有人失踪也没什么人在意,以至于事情越发严重,却还是得不到解决。

毕竟许多武林人士聚集,其中恩恩怨怨有多少谁又能说得清?

小小官府又何从解决?碧青风自己也身在局中,墨州城如此之乱,来的江湖人士都不是小辈,从头到脚也无可奈何。

可是,街头该嬉闹的还是嬉闹,叫卖的还是叫卖,赚钱的赚钱,正常生活半分也未影响,可想而知此次神器出世对于多少人来说,危险是可以忽虐的一件事,总之,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就不是事实。

“师兄,还是未找到。”小师妹盯着墨绝,她可是未停歇的找了一天一夜了,半点氺都未进,换句话说,她快瘫了,为了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要救的人,为何非得那么不要命的找她?没有半点理由嘛。

墨绝掩盖在长袖下的拳头早已越握越紧,有些焦躁。

她,受伤了,那么长一条伤痕,定是处于昏迷中,所以才找不到她的。

但是,究竟是谁在他眼皮子底下就把人给带走了?这不但是侮辱,还是挑屑,对他墨绝的讽刺。

“我们等、圣泉也不必去找了,就如此等。”墨绝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样说着,连一旁的幻月都不禁疑惑起来。

“为何?”幻月问道

“哼,连守护者都不急,你我急个什么?哼、我可不欠那个女人什么。”无论是恩情,还是恨与怨都是那些进棺材的人的事,他只不是执行命令而已,况且,以目前的形式,枫离落的情况怕是不用担心的,不然,那个白铭早该跳出来了,他们何不逍遥些,亏待自己做什么。

“如此说来,倒显得我们太过焦躁了?”幻月好笑的问着

“可不是。”小师妹感觉无趣的耸了耸肩。

小师妹轻轻一笑,跑去拉住墨绝的袖子,撒娇道:师兄师兄,我要吃糖葫芦。”还故意撒娇眼眸眨啊眨,伸出手“就两串儿。”

“可以。”

“我要吃臭豆腐。”

“可以。”

“我要吃烧鸡。”

“可以。”墨绝一一的都允了她。

身影随着铃音般的笑声跑了出去,幻月看着离去的小师妹,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道:墨绝,你可别宠坏了她,师尊可是让她出来历练历练的,到时候回去可不好交差。”

“历练?师尊为何会选在世事这般乱的情况下。”他一直尊重的师尊他不懂了,究竟有何用意呢?

幻月不语,他又如何猜得透那些智慧深得犹如海底的人是怎样想的?

“师兄、你我师兄弟喝茶去,如何?”墨绝淡淡的口气简直令幻月以为他在与他开玩笑,可是,这个时候,他会这样说的吧,这个一直被师尊看中的人,过人之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释然一笑“何乐而不为。”他才不会苦了自己

两人迅速佛袖而去!

而,枫离落在众人的细心照料下,第二天中午终于睁开了眼睛,无风不想说她是蟑螂命也不行,事实证明就是他说的那般!

“公子,已经为姑娘换好药了。”一般侍女恭恭敬敬向屏风后的无风说着。

“嗯、吩咐厨房煮点热粥送来,你们先下去吧,我再替她把把脉。”无风一脸得意,不知是不是得意自己的医术更上一层楼了呢,还是得意自己医好了碧水王朝的第一神医。

“是、公子。”绿荫关上门离去

无风再次的替枫离落把着脉,脉象虽有些虚弱,但已经平稳下来,性命已是无碍,接下来,只有背后偌大的伤口令人担忧,那伤口令人触目惊心,也不知这瘦小的身子是如何承受住的。

“如何了?”

不知从何飘出来的一句话,吓得无风不禁大叫,回头猛然才发现这个一夜未见的人回来了,还悄无声息的飘出来吓死他。

纪残月似乎有点不耐烦,眉微微的皱了起来,无风拍着胸口,平复着被吓得差点停止跳动的心脏,缓缓才道:这不是睁着眼睛嘛,反倒是我、差点被小月月你吓死。”无风薄唇微翘,像个小孩子一般抱怨着纪残月的突然出现。

无风虽然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但是看到纪残月身上似有若无的脏污,也不难猜到,这师兄弟两动手了。

“他、没有被你弄残废吧?”无风试探性一般的问道,他可不想又去给他收拾烂摊子,自己把别人打得半死再让他把人家救回来,救不回来自己又要面临生命危险,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他才不得不如此猜想。

纪残月倒是没在意那么多,只是淡淡道:出去。”

???谁又得罪他了?

只见纪残月慢条斯理地褪下外袍,纪残月那精瘦但饱含力量的体格显现了出来,见无风还在那里傻傻的看着自己,纪残月不禁皱了皱眉,冷冷道:要我请你出去么?”

无风在无尽的遐想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在摇头过程不仅瞥到枫离落,望着纪残月突然眼泪婆娑,道:小月月,这个妖女究竟哪里好了?才刚醒你又想、你又想……。”剩下的话被纪残月瞪了回去。

眼见情势不对,还没等纪残月再说一次滚,无风人就已经不见了。

轻轻地冷哼了一声,又自顾自的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仔细的替自己整理着衣襟,款式虽有些不同,但每件衣服都会绣着古老而又含有深意的花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寓意只有他自己明白,衬托着纪残月更加清冷。

眼角瞥了瞥床上那睁着大眼却丝毫不动的人,他不过想换一件干净的衣裳罢了,他还能对她做什么?就这样子,他真有这么下流?

是!他当时是一时冲动对这个女人做了不该做的事,但并不代表他真的对这个女人有兴趣,身体瘦得只剩骨头,各处都是疤痕,长相也是平凡无奇,除了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外,完全让人没有兴致。

纪残月脑海里死命的为自己辩驳着!

他只是、烦躁而已,烦躁她的淡漠,烦躁她的言而无信,大约是,是生气吧!

不管怎么说不该做的也做了?他也没什么悔意,哦不,一丁点悔意也没有!

“让无风准备一下,我们启程了。”像是对着空气说一般,却见屏风后闪过一抹身影,转瞬即逝。

看了看床上的枫离落,戴上面具转身潇洒的离去了

刚到院子,只见依无风与一位黑衣人为首一字排开,分为两排,各排十人共二十人,加上无风与那带头的黑衣人共二十二人,除无风外,每人都佩带长剑,戴着黑色面巾,更显神秘。

纪残月只是淡淡的巡视了一眼,冷冷道:任务若是再砸了,你们就自觉地给自己找处坟吧。”语气并不是很重,但就像一把剑架在脖子上一般觉得危险。

此刻笑着的,怕是只有无风一人了吧!

“小月月,你莫不是要把那个女人扔在这里不管了吧。”此话一说,寒意更加明显,他真想砍了这个没有尊卑的庸医。

谁知无风大哥忽视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又继续道:我觉得带上她可是大有用处的哦,况且,我也可以好好的治疗她。”边说着便点头

纪残月微微沉思,淡淡道:备马车。”一声吩咐了下去

无风知道,他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