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六十八 悔恨之谷

枫离落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被下人已经扔掉了,昏迷期间也只穿了白色里衣,这要外出从不能还让她这样穿着吧。

无奈,纪残月又不喜欢枫离落穿女装,只好扔了一件自己的衣服让下人给她换上,让人将她抱进准备好的马车内。

正式出发时,太阳却只剩下半张脸了。

“我带十个人先去,你们在慢慢跟来。”纪残月这个打算着,若是与他们一起,计划又得打乱了,枫离落有伤在身,马车颠簸跟不上马的速度,他可不想因为一个他讨厌的女人而坏了他的计划。

无风微笑着向纪残月招了招手,道:小月月要小心噢,我们一定会尽快赶到的。”话毕钻进了马车内,一旁的侍女上车驾马,一副准备就绪的摸样。

纪残月等人翻身上马,一鞭挥在马背上,扬长而去,只留下灰尘飘荡。

“绿荫,我们也不可落下喔。”这次出门不是一件小事啊。

不知香儿是否会出现,她可失踪了好久了,连纪残月都未回来看一下。

乔涵秋告知纪残月,此次墨州城百里外有一个叫做‘悔恨之谷’的地方,便就是他要寻的原因与结果,其他便什么也未说。

一路上却发现不少人江湖人士往同一个方向前往,似乎他去的地方不再是什么秘密之地,更怪异的是,越接近目的地,怪异的事情越发频繁,路过树林时,还可遇到人的尸体,鲜血遍地都是血迹,死得体无完肤,散发的气味令人作呕。

可是这些依旧没让那些无可救药的人止步。

疯了,疯的可以将性命置之度外!

“师兄,最近妖魔增加了好多,道行却都不高。”水烟禀报着这几日来他发现的状况,三人驾着马车缓缓前行着。

墨绝不语抚着剑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幻月转过头看了看马车内墨绝,笑道:还说不用去管,心里还不是担心着。”

“这一去,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吧,究竟有什么执迷不悟的。”墨绝就像是在与自己讲话一般,淡漠的将头撇到一边,他是有几分担心那个女人,但,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只是一路走来看到那些场景,有些感慨罢了,他无欲无求,对神器不屑一顾,他高傲,对妖魔不屑一顾,他脱俗,对生命却也还是不屑一顾。

这是水烟到笑了起来,道:师兄,你怎么心软起来了,利益熏心招的因果报应怪得了谁?”

“还有多久才能到。”天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天色已晚,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了。”幻月这么打算着

只见飞剑出鞘,墨绝掀开帘子,飞身而上落在剑上,道:我先去探探情况,你们自己小心。”话毕御剑而行,很快连影子都不见了,幻月与水烟相视而笑,两人不禁连连摇头。

“我倒是不担心,担心我们自己这到是真的。”幻月如此说道。

“师兄,我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哦。”水烟傻傻的说着,像是在保证!

幻月一巴掌拍在水烟脑门上,笑呵呵道:快走吧你。”这个小妮子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

月,已经当空高挂,无风等人行在官道上,却也未停下来,绿荫不禁开口问道:公子,为何不停下来歇息。”这般行路实在有些不便,虽走在官道上,可却还是黑灯瞎火的。

越是安静,有些声响却听得越是清楚,官道两旁的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声音,似乎在有东西往官道疾驰奔来,赶路的他们停顿了下来,心里猜测着或许是劫匪什么的。

十个黑衣人骑着马护在马车周围,但那马似乎感觉到什么,有些躁动!

“绿荫,好好驾着马,我在施针。”他在按时与枫离落施针,让很少动的枫离落血液能留的顺畅些。

“公子,我们、我们可能遇到那东西了。”绿荫声音压低了几分,明显害怕着什么,无风微微的皱起了眉,他不是听不到,就算遇到了那东西,也得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才有救。

刚要对绿荫说镇定点,就听叫马儿嘶叫的声音,然后就是拔剑声,十个黑衣人齐齐拔剑,一个几乎不能扑捉的身影迅速地在靠近,冷冽的声音自一个黑衣男子传出,道:带神医先走,莫脏了你们的眼睛。”

话毕却已挥剑而上,其他黑衣人见势都上前帮忙,等看清楚了来犯的是何物,无不感觉恐惧,就算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人又如何?

“公子,我们走。”绿荫刚要挥鞭,却被无风按住了肩膀

无风从马车内钻了出来,冷笑道:我们若是走了,他们该如何?”

绿荫愣住了,难道他家公子不知道这里没一个黑衣人功夫都比他好上百倍么?留下来也只有徒增添麻烦的吧!

“神龙赦法、雷电招来,诛邪。”一句咒法从马车内飘出。

几道闪电毫无前兆的破空而出,精准的劈在那个不知名的怪物身上,伴随着空前绝后惨叫声魂飞魄散,几个黑人怔了怔,回头看着无风,无风嘴角轻扬,愉快道:我就说带她出来是有好处的嘛。”

于此说来,纪残月他们一行人也定当遇到此等怪异之事。

“无风神医,我们走吧。”一黑衣男子率先翻上马,领先走在前方带路。

无风不说什么,钻回马车内看了看刚刚使用咒法的枫离落,还好没有牵扯到伤口,这等咒法对她来说应该是很容易的吧。

其实,他也不敢完全肯定枫离落会听他的,但是,意外还是会有的!

整夜未停歇的赶着路,终于在早晨感到了‘悔恨之谷’之外,无风坐在马车头打量了面前这个洞口,洞口上‘悔恨之洞’四个大字狠劲有力,像是被剑刻上去的,洞口前还立着一个石碑。

无风跳下马车走近了看!

洞口堆满了碎石,看来之前定是用巨石堵住了洞口,而现在被毁,定然许多人已经进去了。

“神医,看情况,马车是无法进入的了,尸体太多。”一个黑衣人在洞口看了看,这里是唯一进入‘悔恨之谷’的通道,即使已经嗅到通道之内散发出来的血腥,却还是无从选择。

无风跳上马车,冷笑道:绿荫,压过去。”

“是、公子。”绿荫得到命令,一鞭挥在马背上,马车缓缓前行,黑衣人不再多话,骑马到前方探路去了,或许是前面来的人触动了机关,洞内四处都躺着尸体,死相有些怪异,恶臭在整个洞内散发着,不知是不是设置的机关已经被人破解,他们在这洞内行走的很顺畅。

只是马车压过尸体会有点磕碜!

看到这个场面,似乎也能看到那些进洞的人是如何垂死挣扎,甚至脑子里闪过一幕幕血腥的场面,越走越近却是怪异,光亮慢慢被吞没,一阵雾气在洞中蔓延开了,只听其中一个黑衣人道:大家小心些。”

无风刚掀开车帘,就见外面变了摸样,自己身处在一面峡谷中,只见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挥着长剑站在前面,阵阵冷风吹得女子发丝乱舞,长剑仍然滴着血,十个黑衣男子不知何时候被解决掉了,甚至连声音都不曾听见。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群人从身后冲了出来,纷纷向女子扑杀了过去,女子毫不留情挥着一剑又一剑,渐渐地血流成河,踏着尸体解决一个又一个冲上来送死的人,连眼眸都未眨一下,衣襟的边缘滴着红色血液,只见一个伤的很重的老人爬到女子面前,抱着他的腿,声音颤抖着说:影儿,够了。”

女子抬手一剑插进了老者的脑颅中,一阵火光如龙卷风般包裹着女子。

看到这里无风不禁怔住不敢呼吸。

“在这里惺惺作态有什么用,谁赔我一族人的性命,誰赔我弟弟的性命,他才五岁啊,你们却如此狠毒将他拿去练尸,你们、你们都该死。”女子更是狰狞的无法形容,话毕更加狠厉的屠杀,一双眸子尽是幽怨。

尸体就如山一般慢慢堆积起来,而,踏在尸体上的那个女人不为所动。

只见一面黑色‘幡‘落在女子手中,女子疯狂的挥舞着,地面开始震动,身后泥土卷着尸体朝无风扑面而来,吓得无风不禁连退几步,忽然身子不稳,摔了下去,疼痛渐渐拉回了无风几乎快接近疯狂边沿的神经。

眼眸缓缓睁开,才发现,自己依旧在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