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六十九章 幻象

无风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还在跳动着,仿佛做了噩梦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其他十个黑衣人,然而,只有两人还是站立的了,并且,面容惊恐的带着一身伤。

绿荫倒像个没事人似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副:????????

“公子?你们怎么了?我叫了好久你都不动,吓死绿荫了。”绿荫一边拍着无风衣上的灰尘,一边唠叨着自己的担忧。

“怎么回事?”无风不解。

“我、我也不清楚,他们几个忽然就自己打起自己人来了,而你,一动不动,任我如何叫你都无反应。”她咽了咽口水:难、难道说这里也有那东西?”绿荫说着还不禁往四周看了看。

其中一个黑衣男子忽然走过来,满脸阴郁拉过绿荫:不可能,我明明杀的是那个女子,怎会错杀自己人。”

“是的,杀的明明是那个女子。”另外一个人也这样说。

杀了自己人?这是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无风抱臂,右手抚着下巴,喃喃道:悔恨之谷果真是悔恨之谷,这些人都不是被什么机关所杀害,而是被自己结伴而来的同伴所杀。”其中蹊跷定是那个幻象,那个让人无法分清真假的幻象。

就算分清了真假,在那种意境里,自杀也不是不可能,满地尸骸,血流成河。

“怎么会?”黑衣男子不禁质疑

“一切皆由刚刚那幻像而起,我们皆以为杀的是那个女子,却不想我们将自己的同伴当做了那女子,才会相互残杀起来,怪不得那些人死相怪异,真是残忍的手段。”无风醒悟到,这么想来刚刚的怪异就说得通了。

可是,那幻象究竟是从何而来?

想到这里,无风赶紧回到马车上看枫离落的情况,不过,枫离落似乎丝毫都没有动过,这么想来身为女子的两个人都相安无事。

“罢了,我们快些走出这个洞。”越想越乱,还不如先走出这里再来理清。

说罢,让绿荫驾马前进,车轴上已沾满了鲜血。

半个时辰后,无风等人才走出了漫长的悔恨之洞,迎面而来的是一片竹林,似乎还能听到鸟儿那清脆般的叫声,竹林的对面是条瀑布,震耳欲聋般,仿佛就如走进了人间仙境般那么神奇。

无风又瞥到洞口前的一个石碑,上前看了看,上面写着:悔兮恨兮 、听之任之兮必将腐矣。

这个悔恨之谷看来是有人居住的,只不过,这里的主人究竟在悔恨什么?

“地图有没有显示悔恨之谷的具体方向。”无风问这黑衣人

“没有。”那地图画到洞口便没了

无风轻笑:就算师兄,我们盟主大人还是留了一手啊。”不愧是纪残月的师弟。

一个在白道最巅峰引领正道、一个黑道最顶层掌管生杀,可惜,两人终有一天会不得已的以剑相持。

“公子,你看那前面有血迹”绿荫就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看来有不少人进来了”无风自言自语着

“不知主子进来了没有。”其中一个黑衣人这样问道

无风不屑的看着黑衣人,那笑意似乎在说,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们几个一样?他可是老妖怪,你们这群小妖怪可有的比?

“你们可见着他的尸体了?”无风好笑的说着。

“...”

无风坐上马车,示意绿荫可以往前去了,摆了摆手道:你认为他连你们都不如了?”此话一出,两个黑衣人几乎跪下了,见无风远去了才立刻上马追了上去。

强大,一个人够强大时,便可自由选择生死!

待到无风等人刚走,一个白衣男子缓缓走出了洞,来到洞前的石碑面前,不禁显出讥笑之意。

男子穿着一袭白衣,或许因为夏天将近的原因,男子的衣袍款式十分宽松,银白色的发丝毫无点饰,只一根玉簪别于脑后的发髻之上,一个明媚的笑容挂在脸上。

这人不是白羽又道是谁?

“枫若影,千年前无缘会见,千年后来拜访也不会失了礼吧。”白羽嘴唇边的笑容无不是讥讽,眸子四处打量着,轻轻闭上眼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又自言自语道:罪孽!悔恨!哈哈哈哈哈哈、待死后也不过都只是一捧黄土罢了,何苦冤魂不散。”话毕手指拂过一缕发丝,身形在竹林间若隐若现。

阴厉之气惊走林中鸟儿。

之所以叫悔恨之谷当然会有谷,无风等人正立于峡谷之上,对面风景依旧是那壮观的瀑布,可这边情况却不太乐观。

不知在争夺什么,此地已是打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刚来的无风等人也顺其自然陷入了打斗中,无风功夫不好,只得用上枫离落,可枫离落一动手背上便染了大片的血色,随着挥洒的身姿,血液随着衣襟滴落。

大多数人此刻已经杀红了眼,谁还记得这个是碧水王朝通缉的第一神医。

无风忽然感觉脚底传来一阵震动,像是地震一般摇晃,而不敢落地的枫离落正落在马车之上,似乎有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不然、一株株树木从地下钻出,转眼间叶满枝头,开花也只片刻间的事,所有残杀的人都不禁愣愣的看住着眼前一幕,无风直感觉不对劲,一株树木自马车下突然破土而出,马车掀翻了过去,马却受到惊吓,拼命地往前奔,拖着破损的马车冲下的谷边,然后再众目睽睽之下,枫离落随着马车堕入谷底,随着汹涌的瀑布片刻便没了人影。

无风还呐呐的没有回过神!

这下,神仙也救不了枫离落了,无风如此想着!

在众人愣神间,一道红光向谷底落去,自此众人都还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究竟出什么事了,难道还真有神仙?

峡谷间吹来一阵邪风,吹得众人衣抉飘飘,卷起树上的的绯色花瓣,染上血色的峡谷,美得犹如仙境,花瓣渐渐在瀑布前形成了十个字:百人血、百花艳、百无禁忌。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公子,这可怎么办?”绿荫着急的询问着无风,只见无风也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的说:怎么办?我总不可能也跟着跳下去吧。”他可不记得已经跟那个女人熟到了这种地步。

除了跟纪残月交代有点难度之外,不外乎还有其他。

还在想着如何与纪残月去说是,两道身影居然从谷底冉冉飞起,那道火红的身影抱着全身湿漉漉的枫离落穿梭在绯色花瓣中,籿的来人美艳的不可方无,目光都被吸引了去。

“能从谷底救起枫离落,这人的轻功真是好的跟小月月一般。”无风抱臂自言自语,正准备走过去要回枫离落,却只见那美艳男子横手一挥,血红色的长鞭卷起一株树木横在无风面前,明显排斥着无风的靠近。

来人使劲摇晃着枫离落的身子,一边叫道:枫离落、枫离落、你醒醒、你快醒醒,枫离落。”

“快看,瀑布的水越来越小了。”有人喊道

全部人的精力从那男子身上移到了瀑布上,果然越来越小,那会儿还汹涌的淌着,现在也不过慢慢的变成了小溪。

一声近似狼嚎的声音破空而出,惊走谷峡间飞禽。

对面已然没有了瀑布,连小溪也流尽了,却硬深深的升出一座坟墓来,坟墓上泥土翻滚,明显是哪个奇门遁甲的术士做的精密机关,令无风也看得出神,若是他没有猜错,定是有人无意触动了机关,让原本埋藏在地底下的坟墓显现了出来。

这‘悔恨之谷’到底藏着什么妖魔鬼怪!

细看间,那坟墓前立的石碑不仅仅刻着字,还贴满了一张张黄灿灿的符咒,片刻间天空已是乌云盖顶,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