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章 苏醒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望着那座坟墓,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无人注意到被美男子摇了大半天的枫离落身子慢慢升起,白皙的右手缓缓的浮现一种像是纹身的图腾,隐隐透着红光,红光蔓延到颈项处便停顿了下来,光芒顿时散去,火光从脚底如龙卷风一般包裹着枫离落,吓得红衣男子有些慌张,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下文来。

“如何?”枫离落突然睁开了双眼,盯着红世忽然咧嘴一笑,就如以前一样,丝毫不曾改变。

但是,无人发现枫离落诡异的一身伤全然好去了,神智也变得清晰。

男子傻傻的笑了笑,道:枫离落,你这恶劣的脾气倒是一点都变不了了罢。”似乎放了心,拍了拍有些湿的衣襟,缓缓站了起来。

但枫离落似乎觉得身体犹如年久失修的机器,一动就咯吱咯吱响,一直做着扩胸运动,眼睛也盯着那处诡异的坟墓,一边说道:红世,这什么场景啊,还有,不要皮,小心拿去你去煮汤”

天下间,这般妖艳的男子除了红世,还道有谁?

“你煮的汤定是不会有人喝的。”红世打着哈哈,摆了摆手,像是刚刚说那话的人不是他,并没有在意此处是什么个情况。

枫离落收回了目光,扩胸运动也停了下来,笑的直让红世觉得阴冷,一脚又一脚的使劲踹着红世,骂道:没种啊?再跟我说一遍,你倒是说啊、你说啊。”

自此,枫离落的叫骂声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人关注。

“公、公子、你看。”绿荫不可思议的指着正在打骂红世的枫离落。

无风刚转过头就听见爆炸的声响,定眼一看,竟是那张黄灿灿的符纸,随着声响,枫离落的目光也被夺了去,一把踹开红世。

“这里恐怕埋着一个大的,现在好了,恐怕要醒了。”枫离落皱眉,看着墓前的符咒正在一张一张爆开,这里又被人列了大阵,整个阵型盖住似乎快要裂开的坟墓。

红世这才认真看这边的情况,问道:那、我要先逃吗?”他不是很懂现在的状况,关键在于他知道也帮不了任何忙,被封了一层又一层,被咒印包了一圈又一圈,呆在里面的家伙谁知到会是什么不得了的怪物。

“光看着?不动手。”一声冷嘲热讽的声音飘到枫离落耳朵里

枫离落含笑看着眼前这三人,算起来还是她的恩人,不过嘛,枫离落收回了目光、道:本公子一向做事讲求低调,你若是能做点什么我倒也不拦你,我的恩人?”枫离落故意道

“师兄、你看看你们救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水烟耍着脾气摇着幻月的手臂,墨绝到没管那么多,直接给忽视了。

“红世,一会儿交给你一个任务。”枫离落突然开口道

“何事?”难得枫离落会找他说事。

枫离落轻笑,道:闻到狐臊味儿了么?待会儿若是遇到狐狸精,就给我把他的皮扒了。”她可是有仇必报的,别以为她封住七情六欲就什么都不知道,她可是有记忆的,记仇的很。

还不等红世拒绝,枫离落又继续道:我不会接受‘是’以外的答案,办砸了,我可是真的会把你拿去煮汤的哟。”依旧是光明正大的威胁,丝毫没有留给红世反驳的机会。

“见、见鬼了真是,明明说是神兵,怎么弄的天地无色。”一个手提着大刀的大汉,有些胆怯了,但是贪婪之心在作祟,任他怎么害怕,也不想错过神兵出世的机会,哪怕机会渺茫的会送掉自己性命。

这一说身旁的其他人也开始焦躁起来,却始终没有人离开。

“你若是怕了,就早些滚蛋,像个娘们儿一样婆婆妈妈。”另外一个也是粗俗的大汉挑屑道。

这一说,那抡大刀的大汉明显火了,提起刀就向那个人砍了去,刚平静一会儿的战况又从新混乱了起来,无不都是多流些血罢了。

天空隐隐约约闪着雷电,枫离落暗道不好,这朗朗晴天显然不正常,若是那坟墓被雷劈到,别说那咒印能不能封住里面的怪物,恐怕连他们也难以脱身,这边又在大开杀戒,血腥蔓延在空气中,恐怕方圆百里的嗜血怪物都会被引了过来,此地明显被人封印,现在打开了,不免招来灾祸。

神兵?哪里见到有个神兵了?骗鬼去吧!

“幻月,封闭空间。”墨绝吩咐道

“等等。”枫离落阻止道,又道:嘿嘿,小事让我来。”她真的不是闲得慌才要揽事情做,她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好不容易捡回来的。

上回就是幻月的封闭空间不牢固才让她受如此重伤。

右臂横空一挥,闪着血红色的除魔剑已然握在手中,剑柄翻过手腕,插入地下,一股青风扑面而来,随着枫离落结的咒印,轻喝一声:封。”一阵白色光芒遮住了‘悔恨之谷’的整个上空。

“长进了呀枫离落。”红世不禁有些意外,隔世之术都使得这般轻巧

“那个、墨绝恩人,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给我了。”虽然,那些东西已经陈旧,虽然没有大的用途,更加没有华丽的外表,但,那是她的。

墨绝摆了摆手,水烟把东西扔给了枫离落,还送上一个幼稚的鬼脸,枫离落轻笑,这个水烟对她的印象还真不怎么样啊,也难怪,一去去便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能喜欢才奇怪吧。

“哟、枫离落,别来无恙啊。”声音压抑着明显的笑意,话说间向枫离落走来,悠闲地身姿似乎没有受到此刻的影响。

枫离落倒是也没有把他当回事,一把抢过碧青风手中把玩的苹果,扑哧一口咬了下去,模糊道:王爷真是阴魂不散。”话说间瞥道身后跟着的凌安,抱以傻傻的笑容又继续道:凌安,你跟着我吧,你看这小气巴拉的王爷把你虐待成什么样了,瘦了好多,跟着他前途是十分黑暗的。”枫离落好心劝说道

凌安微微一愣,缓缓回过神来,别开脸,淡淡道:你管好你自己就是了。”她说、跟着她?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碧青风像个谦谦君子一般,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微笑,道:刚吃了本王的东西,又要挖本王的墙角,你这是何居心?”

“哇,王爷,说你抠门吧你还不承认,一个苹果也跟我这个通缉犯争论半天,还挖你墙角?那叫跳槽、跳槽你懂不懂啊?”枫离落插着*力争着,她真不明白堂堂一个王爷为什么会小气成这个样子,他难道还差钱,开什么中暑性的玩笑。

人家明明还没去她那边,她已经开始偷偷臆想,不过凌安始终没明白枫离落口中的‘跳槽’是为何意。

那种活力又回来了!真好!

“今天真是一个相聚的好日子呢。”一个顽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了,连正在啃着苹果的枫离落也皱起了眉,扔掉手中的苹果,暴躁道:死变态,把我变成现在这样子很过瘾是吧,今天不好好跟你算算总账,我就跟着你姓。”枫离落很明显一脸怒气。

红世听着这个噩梦般的声音,也不禁四处望了望。

那些被利益虚心的江湖人士,也惶恐的防备着四周,也不打斗了,似乎现在才明白,自己真正的敌人不仅仅是人那么简单。

“看着你还是那么有活力我就放心了,不要这么凶嘛,人家可是为你好。”白羽话说间人却已经坐在那怪异的墓碑上悠闲地坐着,衣襟晃荡在风中,眸子直直盯着枫离落,手指头敲击着墓碑,神情纯洁的像个小白兔,倒显得枫离落像个大灰狼了。

众人诧异的看着白羽,无人发现他究竟是何时处于那里的。

“留着你的屁话到阴朝地府骗鬼去吧。”话毕还不等众人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枫离落已经飞身而上了,红世看得真切明白,枫离落几乎顿时怒火中烧,绝不是平时开玩笑的神情。

她,很生气!

枫离落那一起身带着气流,空中飞舞的花瓣随着身影划过一个好看的弧线,目标直击白羽,身形一晃,墓碑碎成了粉末,却见墓碑下压着刻着血色的符咒,枫离落无暇顾及那么多,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切,毁了她的人生,如此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顺着风势长袖横扫一挥,花瓣如暗器一般射去,却未击中白羽,只见大片竹子在半腰折断了。

吵闹声不断在持续,而、枫离落却什么都听不进。

黑色身影在空中翻飞,随着右手划过火焰形成一个圈包围着枫离落,冷冷的盯着才转换认真神情的白羽,像是看着肮脏的东西一般,眸子里竟是那么的不屑,嘴角微微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邪魅。

幻觉么?枫离落变了么?

“那个身形。”无风看得出神,望着空中那抹被火光包围的黑色身影,不禁喃喃道。

“是幻象中那个女子。”墨绝身旁的水烟接口道。

忽然,白羽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天地间竟有一种颤动的错觉,只见他兴奋的看着枫离落,道:不错不错、真不错,只是短短半年时间进步却如此之大,枫若影看到的话,想必也会感谢我的。”又在那里说一大堆枫离落听不懂的屁话,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你是不是高兴的早了些?”枫离落冰冷的字句里透着杀意,毫无掩盖的杀意,她这一辈子都没想过要杀人,这一辈子都没想这么用尽所有脏话的去扼杀一个人,他是第一个。

心中分量可不轻呢。

随着枫离落轻轻抬起的眸子,身旁的火焰像是助兴一般窜了起来,若不是知道那火焰是枫离落本身发出来,旁人可就真的不得不担忧了。

两手一并,挥洒着火光,火焰就如结成了锁链一般,瞬间把白羽身后的退路封的死死地,紧紧地束缚着白羽,白羽却惨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