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一章 打架啦

“枫离落、我很喜欢你高傲这一点,但是,你却还是那么自以为是。”眼睛仿佛温柔的看着枫离落,白羽被束缚的双手渐渐握成了拳头苦笑着闭上了双眼,冷哼一声妖气瞬间释放,铺天盖地而来冲破枫离落的束缚。

枫离落挥袖拈起飘飞的衣服,她就说怎么怪怪的,原来这破衣服是那娘娘腔的,怪不得,轻笑道:你真以为我会不知道你有多么变态么?”吃过一次亏哪儿还会那么大意,她枫离落脑袋又不是装饰品,是被人小看了么?也是,之前跟如今相比,那还有可比之处。

“哦?有何惊喜?”似乎他真的很像把枫离落如今的实力了解个通透。

枫离落笑而不语,风吹的发丝狂舞,视线似乎都快模糊之际,周围的温度明显急剧下降,墨绝见此微微抬头,道:玉冰绝。”

阵阵冷风吹得众位看好戏的人微微缩了缩脖子,枫离落横扫着冷风身影快得犹如一阵风,莫不是黑色的身影太过显眼,白羽几乎接不下枫离落招式,招招用足了内力,让诧异的白羽好几次接枫离落的招数被冻住,邪门又怪异。

若不是每一招撤得快,他的手定会被冰块冻住。

“她还真是用的心安理得啊。”幻月不禁这样说道

武学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基本看不到枫离落是如何出手的,只见两道光在追逐着,所达之处便是一片无尽的毁灭,本事像个仙境的‘悔恨之谷’此刻却极像地狱。

白羽迅速翻身,右手聚起白光与枫离落对峙,轰的一声漫天落下被打得粉碎的冰块,枫离落被震得很远才稳住了身形,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吐了一口口水,骂道:你个死妖怪,你把真本事拿出来跟我打啊,有本事就把我打死。”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横手擦掉嘴角的血迹。

“没有好好运用师尊几十年的功力,才弄得此般狼狈,怪得了谁。”墨绝很风凉的扔出了这句话。

白羽很不解,枫离落为何这般的恨他,就算他当初是有杀了她的的决心,最后不是还留了她一口气的么?还有了如今的修为,按理说该好好感谢他才是,况且,按照之前了解,枫离落并不是什么记仇之人,如此这般该如何解释?其中莫非生了什么变故?

“你这并非驱魔术吧。”白羽盯着那一丝丝变得疯狂的枫离落这般问着。

枫离落轻轻提了提嘴角,算是笑了,瞪着白羽道:想要试试我如今将驱魔术练到什么境界了么?哈哈哈哈哈,死变态,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免费示范一次给你看。”

横手拈着一张符纸,抛向空中被火焰吞灭,轻喝一声:土行之术,诛邪。”话毕整个‘悔恨之谷’被撼动了,大喝一声双手一挥,枫离落身后的土正已排山倒海之势向白羽扑去,白羽运足妖力以掌风抵挡,被迫分成了两边,随着枫离落的法印改变之势,土行术犹如一幅围墙一般将白羽困在其中。

挥开一排符纸,打入土行术之内,形成了阵法!

在看众人所站之处,几乎有一层的土壤被枫离落抽掉了。

枫离落似乎傲视天下一般盯着看蒙的众人,轻轻呼出一口气,回到了红石身边,几乎快站不住脚步了,幸的红世扶得快。

“喂、你没事吧。”红世紧张的问道

枫离落摇了摇头,轻轻道:打得有点过头了,让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阵法随时可破,白羽没那么简单,所以,若是两边一起出来的话,今天怕是要血战一场了。”那边的包住怪物的阵法被一层层打破,谁知能撑得了多久。

红世将枫离落抱在怀中,理了理有点凌乱的刘海,轻轻拭去嘴角的血渍,道:我们回去吧,这里没我们的事,我们回素颜阁与惜儿相聚。”

看着红世那幅怜惜的摸样,枫离落笑了出来,道:老鸨做上了瘾了?还是做了其他见不得人的事了?”

红世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啊,要不然我千里迢迢跑来找你做什么。”

“嗯,我家红世懂事了,难不成已经接客了?”枫离落故作惶恐的盯着红世,红世几乎快要气的翻白眼了,不再答话,枫离落见无趣,撇了撇嘴,指尖弹在红世额头上,说:红世好好护法,本公子要休息一下咯。”话毕就真的闭上眼睛,乖乖的躺在红世的怀中。

无风这才撤回目光,看完这场好戏或许有一点明白了纪残月为何会记得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了。

红世晃眼间看到枫离落脖子上有什么东西,轻轻拨开衣领,脖子上不仅仅是那条戴了许久的项链,还有红色的图腾,似乎是从臂膀上一直蔓延到脖子上,妖娆而又怪异,这表达着什么意义?

“师兄,真是稀奇呢,为什么驱魔女会和妖孽混在一起?”水烟发挥了不懂就要问的本性

“谁知到那个没脑子的女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对此墨绝鄙道

“她只是,无心的善良些罢了。”红世淡淡的说着,他不是想跟别人解释些什么,在他看来,枫离落虽是驱魔一族,却没有那么多的世俗偏见,她的态度很明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能不能别挡着我的面议论我,都不知道说人坏话遭雷劈的么?害我想休息一下都不成。”枫离落慵懒的揉了揉额头,还是老样子,全然把她当成一头猪,以为再大声讲话都不会吵到她,这方面他们倒是挺有默契的。

从红世怀里坐了起来,头轻轻靠着红世的肩,毫无形象的盘腿坐着,道:墨绝恩人,你对我的不满压压后再抱怨吧,能不能先想想办法,我自保是没问题的啦,不过,那边那群杀红眼的人跟我可是没有半点关系,我也没有救他们的责任,你说对不对王爷?”

碧青风苦笑,枫离落是在怨他设计她的事吗?

“这些江湖门派既然进的来,自然会有法子保护自己的,更何况,武林盟主都来,又何须我瞎操心。”墨绝把责任也推的一干二净,碧青风也只是笑而不语,他是官府之人这些江湖人跟他自然更加没关系了,好吧好吧,人家有盟主大人,自己倒也落地清闲了。

枫离落闲暇之余,四处瞥了瞥,不禁暗自感叹:自己的恩人还真是好多啊,这不,那头还站了一个。这欠人人情,心里还真是不怎么的爽。

不过,那男人因为施针看过自己的身子,所以一笔勾销!

枫离落自顾自的在心里拨着算盘珠子,丝毫无愧于心的把那一笔笔恩情全部划掉,结论是,嗯,还有人欠她的。

“而且,师尊下了诛邪令,凡必是我驱魔一派,都必将赶来,这里的妖孽又有何畏惧。”水烟高扯着嗓门,炫耀着自家门派的光荣,蔑视着那个晕晕欲睡的假小子,倒是人家没正眼瞧过她。

“哦——。”枫离落应了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

“那武林盟主长什么样?”枫离落突然问道,她有点好奇,小说里的武林盟主不是英俊潇洒的,就是武功盖世的,老奸巨猾的自然也有,种类繁多,但不过嘛,这个武林盟主不是说来了吗?她怎么没看到什么人影,长得帅不帅?武艺高不高?什么类型的?

总之,挺有兴趣的!

“你在打什么主意。”红世误认为枫离落心怀不轨?

“干嘛用这种怀疑的口气,武林盟主又不是娘们,还怕本公子吃了它不成?况且,我只不过是有些好奇罢了。”想看看偶像还不成啊,武侠剧看多了,深害其中啊!

红世见她一口一个本公子,不禁有些想笑,她是女扮男装扮上瘾了,虽说这一身黑色男装不知是谁这么好心替他换上的,不过,这样也好。

耳边渐渐传来议论声,江湖人士一说:好像被碧水王朝通缉的神医就叫枫离落吧,不是说在邀月城那一站中死了么?”听到这里枫离落不禁翻了个白眼,死瞪着那个毫无发觉的肇事者。

江湖人士二说:赏金可高了。”听到这里枫离落又开始死瞪着碧青风

江湖人士三说:小声点小声点,传闻他可是妖孽变得。”枫离落想吐血

江湖人士一又说:看、看刚刚那番情景,不会真是妖怪变的吧,哪有人会有这本事。”枫离落想找块豆腐撞死。

枫离落明显感觉到自己靠着的肩头,开始剧烈的颤抖着,不禁有些恼怒,转过身,抓起红世的衣领吼道:要笑就笑,你也不怕憋成内伤,干吗?你们都看好戏是不是?这些事不都是因为你们皇家那颗破石头吗?现在可好,我倒成了妖孽,你们成了圣人是不是?”枫离落也不管碧青风是不是王爷,吼完红世接着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