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二章 血尸

枫离落本想接着吼那群议论她的江湖人士,却见她设下的隔绝封世术外加封了一层结界,清晰地咒印悬挂在那天空,看来不只是一个人做到的,现在倒好了,就算是人也进不来出不去了,这下想走也走不掉了。

阵阵脚步声越加明显,伴随着铜铃的声响,正往谷中聚集!

“驱魔师,好大的阵仗。”红世皱着眉,似乎有那么一点不舒服,枫离落松开抓着红世衣领的手,调笑道:莫不是害怕了吧。”

红世不说话,像个怨妇一般盯着枫离落,像是在说:你说的不是废话么,我可是妖怪。枫离落哈哈大笑,一巴掌排在红世肩头,傲慢道:怕什么?你老大我在这儿呢。”还指望他收拾那只躲在暗处的狐狸精呢,以为她不知道么?那个让她差点丢掉性命的疯子。

枫离落昂然而立,双手潇洒的背在身后,狂傲不拘,眉宇间流转着淡淡的笑意,却也是英俊潇洒!

唯一不足的嘛,就是那身过长的衣物!

一群披着白袍的人,一手持着长剑,匆匆赶来,枫离落感叹,难道说古代的人穿白衣的就是正道?有这样的道理么?

这时,白羽也很不是时候的出了阵,‘轰’的一声,用土行术筑的法术瞬间被破,四处飞散着土屑,枫离落这回倒是淡定了,再怎么说发泄过后心里会舒服些,再则,她早就料到变态是没那么容易被困住的,她犹记得在邀月城那一战中,他那身姿看地让人想抽他几巴掌。

“枫离落,你真是让我不爽极了。”白羽极其冷淡的语气让旁人也不禁打个冷颤,俊美的容颜顿时有几分扭曲了,当事人毫无自觉性的翻着白眼吹着口哨,一手搭在了红世肩上,好不悠闲自在。

一旁看了许久好戏的无风傻眼了,他何时见过这般流氓味十足的女子,她哪里入纪残月的法眼了?话说纪残月那厮到现在都还不现身,他要找的东西找到了么?不禁内心暗暗的有些担心起来了。

该到场的大人物,除了碧青风这个王爷外,一个也没到,唱的是哪出啊?

现在又冒出一堆穿着怪衣服的的人,不知道要干些什么,还有那天上挂着的奇怪符号是干吗的?刚刚和枫离落打架的又是干嘛的?枫离落又是干嘛的?哦、她是碧水王朝第一神医,应该是医人的,无风自顾自的得出答案。

“王爷,你可也是为了那什么神兵而来?”枫离落有意无意的问着。

碧青风望着那个立于对面坟墓前的男子,问道:若我说是,你可会为我夺来?”此话一出凌安不由得一惊,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要。”枫离落干脆的扔出了两个字。

碧青风笑出声来,收回目光,道:枫离落,你有没有分清状况啊,这个时候也只有你会无聊的说个不停。”问了又不帮他,即使他没有打神兵的主意,她也拒绝的太利落了吧!

这个状况怎么了?就是因为这个状况才会东聊西扯嘛。

“幻月公子,我等来迟了。”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双手抱拳的站在幻月面前,身后跟着至少有三十个人的模样,想必是经过挑选的,但明显门派应该是杂乱的,服饰虽都为白色,上面印的花纹却大不相同,这应该就是水烟口中说的,因诛邪令聚集起来的驱魔高手。

“不、刚刚好而已。”幻月并没有生气,温和笑着悄悄地打量着来人,记得似乎五年之前见过吧,那时候这个人可没有这么谦卑的,似乎还对自己大放厥词来着,这转变还真是让人不习惯。

来人大多数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只是那寥寥几人还年轻气盛,枫离落收回目光,这古人果然要进步的慢点,此次来的这些人定然都是有些修为,只不过倾尽这一生才达到这个据点有意义么?

若换了枫离落,她定然不会去无聊的挥霍自己的时间,那么多人降妖驱魔卫道,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何苦搭了自己的一辈子。

在枫离落无聊的思索间,只听上方娇喝一声:妖孽受死吧。”白衣飘飞在空中,利剑闪着寒光直逼枫离落身后坐在地上的红世,枫离落笑的得意,原来其中还是有女子的嘛,没丢女人的脸。

枫离落双手枕在脑后,没有插手的意思,身后的红世盯着那休闲的后背恨不得盯出个窟窿来,魅惑的眸子一秉,刚要出手,却见枫离落长袖轻抬两指夹住气势如虹的剑锋,内力运足在指尖运转,看似轻轻一弹,却连女子整个身形都带了回去,女子并未放弃攻击,逆势转身一张红色的符咒指在剑锋,念叨:急急如律令,火神咒法。”强势的气场立马压了过来。

这个小女生似乎给了枫离落一丝惊喜!

红世与枫离落所站之处被重重火焰包围,天地间又听那可那一声撼动天地的吼声,枫离落幡然醒悟,现在还玩什么探底游戏,抬起右手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火焰随之枫离落的手掌游走一点一点的收去,最后只剩下在手掌中跳动的火苗,手指一收火焰灭去。

“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枫离落微微不满面前这个女人,目光移到了对面那座坟墓面前,九阴八卦阵出现了裂痕。

究竟是谁布的阵,看这道法绝对在枫离落之上,至少里面封印的怪物就是最好的证明,谁知到封印了多长时间,瞬间集结起来的怨力就已经表明里面的封印的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好了,那里面的才是关键,再则,周围积聚许多嗜血怪物,留下几个其他的先去收拾。”幻月安排着,生怕枫离落跟他们计较起来。

女子微微愣了一下,收回剑站到幻月身后去了,听了幻月的安排很快撤去了一大半,墨绝倒是从头到脚没发表过一句言论,显得有些异常。

一声爆炸声撼动天地,更撼动了整个悔恨之谷,三道身影从坟墓中冲了出来,纷纷围着坟墓,整个九阴八卦阵瞬间破灭,在众目睽睽之下另一道机关立马启动了,半山腰间突出一块石头,上面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白发苍苍的老人,杵着拐杖,拖着背。

黝黑的皮肤已经无法分辨出他是人是鬼了,陷下去的眸子扫了扫在场的所有人,最后目光停在了那个懒散的身影上,阴冷的笑声震慑着所有人,那犹如从地狱传出来的声音缓缓道:悔恨之谷终究还是保得住了,悔恨之谷的主人终于被我等回来了,我等了一千年了。”

在愣神中,雷鸣交加,震耳欲聋的吼声随着一道黑影从坟墓中射出停在三人中央,血红的眼眸放射着血光,身影并不高大,身高约莫五六岁!

“我的天,血尸。”枫离落拍红世的肩膀示意让他看看真正血尸,看这尸气定有千百年了,只不过被封住了,想到这里枫离落想到一个*式的问题,千百年没吃东西那这一出来肯定饿坏了吧

“哼,一群捣乱的家伙,若不是你们风儿怎么会这般容易出来。”血腥弥漫在空气中,又有人直接闯入墓室,这只血尸怎么可能会不醒?

“怪、怪物。”有人吼了一声拼命的往出口奔去,有一必定有二和三,四五六也未尝不可,但,仍然有不怕死的留了下来,或许是看着枫离落等人那般悠闲地站着,更有他们的盟主大人在,何须惧怕。

“何必浪费精力去跑来跑去的呢,我可是也饿了呢。”她早就打饿了,这里若是解决不了这个怪物谁都别想活着出去,这个不人不鬼的老头定然知晓其中的是非曲折,只不过,人家干嘛平白无故的告诉你。

红世扯了扯枫离落的手臂,狐疑般问道:你不会也想喝血吧。”

噢、上帝,她枫离落堂堂的驱魔者被人怀疑想喝血,不愉快的扯了扯嘴角,喃喃道:最近是有点缺血,不过我还是会以正常人方式补血。”好后悔把那个没吃完的苹果给扔了,好后悔啊,神啊,原谅她吧,从今以后她决不会再浪费粮食了,用人格保证。

神说:屁话,你的人格早就被你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枫离落又开始做扩胸运动,似乎有了下一步的打算,盯着天上那四抹影子,道:记住,哪怕丢掉半条命也要给我斩下一条尾巴来,不然,你要是觉得还有脸见我的话,我可是会毫不客气把你扔回地狱哦。”声音平淡无奇,但语气中浓浓的不爽之意显而易见。

墨绝回过头,道:你还真是惹不起啊,连大局都顾不得了。”

枫离落停下手上的动作,走到墨绝面前,好笑的说:大局?我为何要顾?别人何曾顾过我?在邀月城那一战中有人顾过我么?你顾过我吗?要不是因为那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恩情,你会救我?你别笑死人了。”枫离落毫无掩饰的讽刺着,她不是圣人,她为何不能计较?

眼中的冰冷之意,却让旁人看的疼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