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帝尊

风雪帝尊

更新时间:2021-07-27 18:50:34

最新章节: “对了,我似乎把白羽也带回来了,我的神啊。”枫离落咬着手指头,暗对自己无语。想到这里飞快地跑了出去,不出所料,包房里的白羽似乎很享受左拥右抱的字感觉,即使抱的是男人,而且,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全都是倒贴上去的,祖先啊,人丢尽了。枫离落单手支在门框上,道:见到亲娘了么?那么激动?”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

第七十三张 幽魂

“枫离落,你不是专门驱魔抓妖的吗?你不出手这样好吗?”碧青风似乎看够了好戏,是时候的插了一句,显得十分悠哉,都不知道究竟是来干嘛的,什么也不做。

枫离落挑了挑眉,道:也可以啊,这次可要黄金才行,不过嘛,这些人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你怕是也没有必要去救吧。”

“噢,那你还是继续看着好了。”碧青风果断的回答道,连看也不再看枫离落,枫离落也开得了口,凌安内心不禁感叹,这个人是有多缺钱?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她都可以跟金钱做交易。

枫离落捂着嘴偷笑,忽然听到有人喊:碧水珠,快看,那是碧水珠。”

枫离落顿时站了起来,一股怒气直线上升,她就说她跟狐狸八字不合,就是因为这只烂狐狸偷走了碧水珠,害她吃了那么多的苦,今天若不把他剁个稀巴烂,她要如何消得了那口恶气!

“哼,死狐狸,别说公子我狠心,现在本公子给你三个选择,第一、入炼狱、第二、自废修为、第三、魂飞湮灭。”枫离落阴冷着脸,高傲的盯着那个正与红世打的不分你我的殷九黎,她知道、他肯定听得见的。

幻月不禁嘴角抽搐起来,这三个选择有分别么?

“口气倒是狂妄的很啊?还不是被我----。”话还未说完一道雷电劈在了身上,只见枫离落悠闲的甩了甩手中的紫色符咒,被枫离落突然一击给了红世好机会,一鞭挥去一阵光芒散开一条尾巴落了下来,红世很不争气的在枫离落的帮助下剁了一条尾巴下来。

只见那九尾狐化作一道光,也不管枫离落要了他一条命,开始争夺残阳剑,看来一条尾巴还真不算什么,还是神剑重要!

不过,他想要、她就一定要给吗?

她虽然不想要那什么残阳剑,但至少也不会让这只狐狸得到。

玄风一踏,加入了抢夺行列,与那个黑衣人纠缠了起来,黑衣人见到枫离落的身影眼里不禁闪过一丝恼怒,枫离落驭风术本就快,立即将九尾狐甩在了后面,跟着残阳剑飞去,与黑衣人不相伯仲。

而,血尸这边,墨绝已经亲自出手了,却也讨不到好。

其他虾兵蟹将就在下面观战了,那些走到洞口却出不去的人也只好无功而返,却不再像那会儿那么兴奋,似乎终于意识了危险。

而散落于周围的驱魔师动静也越来越大,情况越来越严峻。

黑衣人似乎终于觉得这个跟他争夺残阳剑的人越来越碍眼,便毫不留情一道掌风扫去,枫离落只得翻身躲过一击,却被黑衣人赶了先,残阳剑忽然换方向,回头面对面朝黑衣人飞了去,贴着黑衣人舞动的衣襟穿梭在黑衣人的身旁,就像在鉴定什么一般。

就在残阳剑飞过手腕间,黑衣人一把握住神剑,轰的一声,一道道明晃晃的闪电劈天盖地而来,黑衣人包围在雷电之中,手却不受控制一般抖的不停,身子却被剑控制了,忽然一声大吼,剑脱手而出,一旁震惊的枫离落这才反应过来,飞身而上一把抓住残阳剑,闪电立即消失,却还是无法控制残阳剑,众人见残阳剑被枫离落抓住,纷纷来夺。

枫离落虽拿得住,却无法控制,残阳剑所到之处一片火海,却还是有人争先恐后来夺取,或许是觉得心里不甘心。

枫离落暗道不好,控制不了不禁伤及无辜,连自己也不能保护,正当她要准备弃剑时(反正她不觉得那只狐狸可以控制得住),一道身影停在枫离落身后,枫离落此时也无法顾辖太多,只感觉那人瞬间靠近自己,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准弃剑。”

微微一愣,握剑的右手被人握住,不差分毫的挡住殷九黎这气势如虹的一剑,看来他是打算用这一剑就把枫离落解决掉。

随着身后那人的力道,轻而易举将殷九黎挥开,此刻,众人才看清楚了残阳剑的模样。

剑通体透亮,散发着残阳般的光芒,剑身铸造的犹如艺术那般好看,雕刻着神秘的纹路,或许没人注意到,残阳剑出山时,所有剑都失去了原有的光芒,简直无意争锋,两人若不是姿势暧昧了点,那气势说是君临天下也不夸张,不过站身前的枫离落在听到那声音时就一直在挣扎着。

黑衣人左手紧紧固在枫离落腰间

“你这个、这个变态,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放开我,你聋了吗?叫你放开我,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这个人的声音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即使烧成灰她也认得,为什么他就是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一直都没告诉她?为什么明知道是她还要做出那种事,为什么?

纪残月,你为何要那样对我?凭什么?

无风用手掏了掏耳朵,又使劲擦了擦眼睛,越来越见识到枫离落的本性就越来越好奇!

“无风神医,我们要去帮忙么?”一旁的黑衣人摩拳擦掌中。

“呵、上去送死么?再看看吧,现在岂是我们凡人能干涉的。”如果夺的了残阳剑,要撤去也不好撤吧。

此刻见残阳剑安定了下来,通通不管那什么血尸,反正有人牵制着,纷纷来抢夺残阳剑,黑衣人紧紧的钳制着枫离落的手臂,没有多余的招式,只是横空一划,一片血红在眼前翻开。

黑衣人终于感觉到枫离落没有再挣扎,而枫离落愣愣的看着眼前自己一剑而过血海尸山!

她从来都没有杀过人,在她长大的坏境中,交通事故外并没有见识到多少人类的死亡,现在如今自己亲手一挥,那么多条生命就瞬间被夺走,那种感觉让枫离落感觉从未尝试过,现在,就算回去了,怕也再回不到从前了吧!

在新一轮的攻击中,殷九黎从整姿态,看着殷九黎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枫离落想起碧水珠还在他身上,便不在沉默,道:殷九黎,碧水珠是要我亲自来拿么?”

“我不会帮你拿。”声音虽然小声但枫离落刚好听得到。

“你最好闭嘴,谁要你这个人渣帮忙。”枫离落冷冷道,手臂一记手刀挥向身后的黑衣人,固在腰间的左手抬起挡住,枫离落管他三七二十一将刀横手换到他左手上飞身离开,她不想杀人,一丁点也不想,就算借口也好,至少先将碧水珠夺回来。

她说这个人精力怎么这般好,就算是妖怪,被残阳剑这么一挥也不可能恢复得那么快,原来在不断吸收碧水珠的灵气。

枫离落直接扑面而去,却发现峡谷中飞出一道蓝光跟着自己,是个内行人都看得出来,是一缕幽魂,残破不全的幽魂,蓝光没入在枫离落额间,刚才的冲势立即停止了,只见枫离落在空中痛苦的抱着头,口里似乎在喃喃自语:你是谁?快出来,出来。”一段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

殷九黎趁机挥剑而下,眼看就要迫近枫离落时,却只见她突然抬起右手,如此却居然接住了这一剑,只见在指尖上旋转着一个咒印,枫离落缓缓抬起眸子,右眼却变成了红色。

“给我出去。”却还是在对自己说。

“暂用一下,不会减少你的寿命的,让你见识下怎么收拾这只九尾狐。”还是在对自己说,连红世都快以为枫离落真的疯了。

“谁要帮忙,我才不要。”还是自己对自己说

“那就对不起了,好好看着,驱魔术该是这么用的。”自言自语完毕另外一只眼睛也变成了红色,左手一个响指,一道闪电劈在正欲逃离的殷九黎身上,是的,殷九黎明显感觉到了那个人身上的力量在不断变化。

手指一绕,一条红绳挽住殷九黎身上的碧水珠,噙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在空中划着咒印,瞬间完成挥向殷九黎,身影随即而至,赤手空拳轰在殷九黎肚子上,连自己刚画的咒印都被自己打碎。

那道咒印本就只是拿来牵制殷九黎的,后面一拳才是重点。

殷九黎被一拳居然就轰到了石缝中,撞到的山壁不断脱落,掉入谷底,身体就像被撕裂一般疼痛不堪,碧水珠被轻易的抢了回去,不能马上恢复了,跌落在地的殷九黎看着那个瞬间变得不可思议的枫离落,他几乎都不敢相信,那根本不是枫离落,口诀指法统统都免了,还有那一拳,所有的灵力都聚在了拳上,目前看来,此人将驱魔术使用的随心所欲登峰造极,几乎无法躲过。

“你在看什么?你不是在找我吗?”枫离落忽然转过身过着枝头上的白羽这么说,令白羽没反应过来。